小提琴作坊

乐器中最昂贵的的配角—提琴琴弓

小提琴琴弓

小提琴是众所周知的乐器之后,组成小提琴的最重要的一个零件,就是琴弓,很多人都会忽略这件看似低调,认为只是小提琴的附属品,但琴弓并没有我们想象地那么简单。从物理上看,琴弓就是一个小小的弹簧系统,但从更理性的视角上看,人与弦乐器惟一的联系必须由琴弓来建立。然而,近些年,这个小小的琴弓也曾一度面临原材料方面的危机。

一把琴弓9种材料

很多人也许还不知道,世界上用来制造琴弓的最上乘的材料—巴西红木,又叫巴西苏木(Purnambuco Wood),曾有一段传奇经历。大约16世纪之前,它是世界上制造红色染料的重要原料,只有少数地方有,当葡萄牙探险家来到了巴西大陆,发觉了这种豆科、云实属,落叶乔木,羽状复叶,果实为荚果的“Pau-brasil”,便大举开采、运回欧洲,制作包括琴弓在内的很多木制品,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这种植物当初的命名,并且将这个国家称为巴西。

一把琴弓主要是由两种木材构成,弓杆和弓梢常常由巴西红木的厚木板加工得到,琴弓靠手尾端的长方形零件被称作“Frosch”(德语是青蛙的意思,或许它形状和青蛙比较像),连接马毛和弓杆,亦能调较马毛的松紧度,它多以黑檀木制作,中心的小圆形一般用牡蛎壳。至于弓杆上被称作“Griff”的把手部分,包括一个金属线、丝或鲸须制成的圈和皮革或蛇皮制的拇指垫,而琴弓的尖梢一般用象牙,靠手的旋钮可以是银一类的金属。

一把小提琴弓有150至200条马尾毛,而其它的提琴弓则会有更多的毛。也许是一种暗示,人们相信白色的马毛能奏出更平滑的音色,而黑毛的音色较粗糙,因此多用于制造低音提琴弓。造价较低廉的琴弓会选用其它类型的毛或尼龙。2013年夏天,新加坡的一家提琴琴弓制作商颇具新意地采用人发代替马鬃尾作为弓毛的材料,不过就眼下的情况看,18世纪“琴弓之父”、法国设计师图尔特所奠定的琴弓制造标准,短时间还不会改变。

巴西红木的奇妙记忆力

弓的定型比乐器本身的定型手段容易一些,工匠先把红木板切割成木条,每一根木条的横截面必须是四边形。为了令弓的木材有一定弧度,它会以数寸为一段,逐段受酒精灯加热成形,直至它达到标准的形状。等它冷却下来时,弧度就形成了,而且一般不会再恢复原始的笔直。制弓行业内将这种现象称作:“巴西红木奇妙的记忆力”——因为哪怕一年半载都没有松开弹簧系统,只要你轻轻地加热一下,琴弓又会很快恢复到第一次变形后的弧度,就是那么奇妙。慕尼黑的制琴工匠沃尔夫冈·罗姆伯格(Wolfgang Romberg)说:“想要成为制弓师,你必须喜欢与木头、金属打交道,特别对物理变化非常敏感,且心思缜密。”

一把琴弓如果太厚的话,拉起来的声音很可能就硬硬的,有时甚至会刺耳。有些独奏家们恰恰喜欢这种厚实的弓,因为这样的话他的琴声就能很容易地从乐队的伴奏中凸显出来了。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弓要和琴完美地协调为一体,不能各行其是。比如,那些主要材料是白杨木的大提琴往往听起来低沉而圆润,那就需要一把较结实的弓将声音打磨得光滑自然了。制琴工匠早已捉摸透了:每一种木材在一定的厚度、形状下都能找到声音和稳定性的最佳平衡点。

制弓工匠的材料保卫战

但是,近些年来,琴弓的制作逐渐有了更复杂的政策、环保意义——人类进入新千年之后,管制野生物种国际贸易的华盛顿公约组织(CITES,全称为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开始对巴西红木的濒危留意起来,控制砍伐和进出口贸易,违反者课以大罚,这么做的后果自然是制弓的原料异常短缺。甚至有危言说一旦交易全面禁止,制弓这个行业将不复存在,因而制弓工匠所承受的压力是极大的。

事实上,巴西所出产的大量红木材中仅有一小部分用于琴弓的生产——所以制弓并不是危及红木的元凶,但却是此事的最大牺牲者,因为这一小部分红木是制弓行业性命攸关的源泉,其他工业中的红木多有可替代性。于是,华盛顿公约组织的一系列举措,令全世界的制弓工匠们发觉苗头不对,自发建立了一个名为IPCI(国际巴西红木维护倡议会)的行业组织,为的是让物种保护者能够稍微宽容一点手头的尺度。有人开玩笑说:“如果没有这个倡议会,那么我们制弓师也要成为濒危物种了……”因此,他们手头的惟一木材来源如今还没有被掐断。据笔者网上查阅,今人有用重蚁木或GRP、碳纤维等人造物料取代巴西红木的趋势,但还很不成规模。

举个例子,罗姆伯格每次制弓之前,先要从储木柜里抽出一条巴西红木木板,木板上用粉笔写着诸如“56”的编号,因为每条红木木板(包括制作“Frosch”的黑檀木块)的情况都登记在册,一查即可知道能做几条弓杆,这是制琴工匠与环境保护部门的协议,只有根据协议妥善用完了每一块红木木板之后,工匠才有可能去申请购买新的木料。

省着用,造新林

据罗姆伯格说,2014年的情况还过得去,因为还有相当存量的木材在仓库里被吹干(这是木料使用前必须的步骤),何况,他深谙节约每一寸木料的诀窍:“过去的制琴工匠,实在不懂得珍惜,常常会扔掉大把大把的边角料,放在今天则是奢侈的。”为了算准每一条木料该用在哪把弓的哪个部位,用来修复还是新做,今天的工匠甚至运用上了计算机建模与分析的技术。

据悉,全球所有的正规琴弓制作商都是IPCI组织的成员。考虑到过度开采是导致巴西红木数量遽减的重要原因,琴弓制作商、木材出口商决定与生物学家合作,探索用更科学有效的方法开展造林运动。现如今,IPCI已经种下了15万株的巴西红木苗。作为交换,他们被允许在未来数年中进口一定量的巴西红木。除了新弓的制作,他们还需要考虑到每年数量颇大的老弓维修问题,这些都需要材料。因此,这看似是一个环保问题,实则大大影响到未来弦乐器的发展,乃至继续存在。环保和音乐,就这样在小小的一把琴弓上命运相连。

好琴当然要配好弓,才能拉出好的音色,我们在关注好弓应该用什么好的材料好的木材去做的同时,也要去关注一下这样的材料是否是可再生材料,以便以后能持续地生产而不至于灭绝。

注:文章来自于投稿者

2016 年 2 月 24 日 阅读:(5,683)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14252.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