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被诅咒妖魔化的小提琴

lingleixiaotiqin

被诅咒而妖魔化了的小提琴──「魔琴杰里尼」,岂无独有偶定律乎?过去「魔琴」肇祸发生的种种不幸,不寻常的悲剧性故事,怪力乱神、骇人听闻的传说、报导很多,看似「当代聊斋」(contemporary gossip),却是千真万确,真有其人,确有其事!

1559年的某一天夜晚,在威尼斯枢机主教阿尔铎布朗狄尼(Cardinal Aldobrandini)的宫殿里正举行一场盛大的舞会。乐队是城里召来的,有一位美少年正在拉奏古六弦提琴。就因为美少年长得实在太漂亮,吸引了主教的目光而靠近仔细观赏他的演奏。当音乐进行到古六弦琴独奏,鲁特琴(Lute)伴奏时,主教发现美少年的演奏技巧实在很完美,所以在演奏完了之后,就召见美少年,殷殷垂询问话。这一下子让主教非常吃惊,原来他不是男孩,而是一位非常美丽,名叫「婕娜碧雅」(Zenobia)的女孩子。婕娜碧雅的祖父也是乐队之一员,这时候坦诚禀告主教孙女女扮男装的缘由。

当时的威尼斯是一个繁荣的贸易港口,不少暴发富商、商业贵族聚集于此,诱拐年轻貌美少女的事情时有所闻。婕娜碧雅的母亲就是被一个贵族诱拐,生下婕娜碧雅后,遭到遗弃,极度失望悲伤而病倒,不久含恨而逝。为了使渐渐长大成人的孙女不再重蹈母亲覆辙,重演悲剧,才把她女扮男装参加乐队演出。

舞会后数日,婕娜碧雅的祖父突然去世了,起因于乐队里的一个男歌手心怀不轨,引诱死缠婕娜碧雅。为了阻止男歌手进一步的恶行,祖父出面阻止,引发争斗而被男歌手用刀刺死。在斗争当中,也把婕娜碧雅唯一的六弦古提琴打得碎碎烂烂的。

不久,主教也获悉这件噩耗,基于同情婕娜碧雅的遭遇之外,也被她的美丽高雅大方的气质所动,就收留她在身边就近照顾,也好培育他的音乐才艺。主教想到了该给她一具世界最好的小提琴,于是就委托当时意大利最伟大的制琴巨匠,住在布雷西亚的达萨罗精心制作一具绝佳的小提琴。

Ole Bull violin-1

达萨罗遗留传世的小提琴数量甚少,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主教委托订做的这一把,目前珍藏于挪威的贝尔根(Bergen)的博物馆。这是19世纪乐坛风云人物,挪威的小提琴巨擘欧勒·布尔(Ole Bull, 1810~1880)遗孀,在深爱的夫君逝世后,赠送故乡的礼物。

dasailuoqintou

数月后,主教收到乐器制作完成的回信,就带着婕娜碧雅到布雷西亚访问达萨罗,领取小提琴。这具小提琴用象牙和青铜装饰得很漂亮,琴身涂饰稍带微红的黄褐色漆,光滑如镜,闪烁美丽的色泽。用一个脸型清秀如天使,卷头发的少年小头,取代一般常见的涡卷型琴头(Scroll)。

看到这样美丽的乐器,婕娜碧雅太高兴了。她小心翼翼的从桌上拿起小提琴和弓,开始调音及试音,然后开始拉奏一首教堂奏鸣曲(Sonata da chiesa)。从达萨罗制作的这具小提琴流泄出无法言喻的凄凉而又优美绝伦的音乐。主教也渐渐被小提琴美好的琴音迷住了,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倾听。达萨罗也深为自己所制作的小提琴,能发出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妙音韵而大为惊讶。他长期以来梦寐以求能制作出音色特别优美,音量更为宏大雄浑的小提琴。他激动得脸色苍白,还以为正置身美梦中呢!

婕娜碧雅演奏完奏鸣曲之后,达萨罗向她说明这具小提琴的特点:这具小提琴有比较长的指板。当时的乐曲多在低把位位置(positions)拉奏,不需要长的指板,所以指板都比较短。达萨罗预期到将来会有需要高把位演奏的乐曲,也预见会演奏高把位的小提琴演奏家将会出现。为了让演奏者能有自由发挥演奏的空间,所以制作了加长指板的小提琴。听完达萨罗的说明,婕娜碧雅又拿起小提琴,演奏了一首翡冷翠(Firenze)的少女们跳舞时所唱的音乐「抒情诗曲」(Canzone)。演奏到了高音之处,小提琴就越会发出一种扣人心弦、热情奔放而忧伤的音韵。乐曲奏完后,她把小提琴收进琴盒里,向站在一旁发呆、犹如梦中的达萨罗握手,感谢的说:「当我在拉奏这具美好的小提琴的时候,我一定会想起您的。」

达萨罗对自己制作的乐器,能被那么美丽可爱的婕娜碧雅喜爱使用,心理有说不出的喜悦、欣慰,但是他没说出口。

主教和婕娜碧雅携带着琴,满心欢喜的告别达萨罗,马不停蹄地前往翡冷翠,目的是为了要把这具达萨罗制作的小提琴装饰得更为美丽出色,要委请当时住在翡冷翠最著名的雕刻大师褊贝努托·杰里尼(Benvenuto Cellini)再加以精心雕饰。

旅途中两人投宿了帕尔玛(Parma)、摩蝶纳(Modena)和波隆尼亚(Bologna)三个地方。在帕尔玛招待主教的宫廷宴会,主教让自愿扮成男侍童的婕娜碧雅演奏小提琴。

由于达萨罗的乐器不同凡响,听众狂热喝采。演奏后贵妇们围着「他」,抚摸着亲「他」的脸、吻「他」的颊,寸步不离。这些贵妇人真把她当成「他」了。其中也有人想当做他的守护赞助人(Patron)。之后,在摩蝶纳的演奏也是同样受到热烈的欢迎。白天,当主教在处理受威尼斯共和国依赖的公务时,她就在宿舍热心练琴,因此琴艺精进。尤其是重音(双弦)演奏更是惊人,鸣响出以前的乐器无与伦比,魅惑心灵的音韵。达萨罗的乐器时而令人怡悦、温暖、兴奋,时而又使人陷于忧烦,又时而恬静澄莹。

在宿舍偶而听听她练琴的主教,渐渐地感到她练琴时的气氛有点可怕,但始终不敢开口。在摩蝶纳逗留中,有一天她被邀请到宫廷演出,当他演奏卡尔洛·费拉利(Carlo Ferrari, 1730~1780)的「抒情诗曲」,主题以双弦重音(Double stop)反复演奏时,她突然感觉不安,好像另有他人在她身边一起演奏,她惊奇地数次瞟瞄周围,却不见有任何人。

演奏完之后,她立刻跑去见主教,详细说明演奏中发生的怪现象,并且说:「达萨罗的这具小提琴寓有魔法,不知是恶魔要把我赶走,或者是琴头上卷发的守护天使在给我发警告呢?」虽然主教早就感到异样,却极力避免表明,反而安慰她说:「没有那么一回事,绝对不要这样想。那是因为妳太认真演奏才会有如此的幻觉。一定是妳听到来源不明的反响回音吧,千万不必担心!」她虽颔首表示领会,内心却仍不同意主教的话。

逗留波隆尼亚办完公事,主教就陪婕娜碧雅到翡冷翠拜访名闻遐迩的天才雕刻家褊贝努托·杰里尼。

雕刻、铸金稀世天才-褊贝努托·杰里尼

s560x316_Benvenuto_Cellini

褊贝努托·杰里尼(Benvenuto Cellini, 1500.11.1~1571.2.13)是一位天才的雕刻与铸金艺术家,其雕刻代表作《帕尔修斯雕像》(1545~1554)被誉为是米开朗基罗之后翡冷翠最杰出的雕刻艺术品。他曾为教皇,法王福朗西斯一世⋯⋯等铸造许多各种铸金艺术品,至今仍然颇多流传于意、法等欧洲古老名城。1558年开始写自传,1562年完成。1565年展开写作,论述雕刻与铸金艺术及其工作生崖之重要著作,直至逝世。

Benvenuto_Cellini's_Perseus

这位史上重要的稀世艺术天才,其一生事迹充满了传奇及戏剧性。年轻时代热情奔放、性好渔色,喜欢诱拐妇女、招风引蝶、放浪形骸,他又血气方刚,常常为了争风吃醋打架斗殴,打伤了很多人,也经常与人决斗,曾经杀过两个人。16岁时就曾遭到流放,1546年更因伤风败俗的行为,被控道德败坏而逃亡到威尼斯。有关他的多采多姿人生,法国大作曲家柏辽兹(Louis Hector Berlioz, 1803.12.11~1869.3.8)曾根据杰里尼的自传(1728)谱写成歌剧《褊贝努托·杰里尼》。其中部分音乐被用于序曲《罗马狂欢节》(Carnaval Romain)中。史洛瑟尔(Schlösser)、拉赫纳(Lachner)、狄亚兹(Diaz)及圣桑(Saint-Saëns)等作曲家,也曾作有以杰里尼为主题的歌剧。大文豪歌德也将他的自传翻译成德文。

旷世名琴妖魔化

拜访杰里尼时,主教先介绍婕娜碧雅,然后叫她拿琴演奏一曲,演奏完费拉利的「抒情诗曲」,主教向杰里尼说明,这具小提琴是布雷西亚的年青制琴才俊达萨罗的作品,登门拜访是希望杰里尼竭尽所能把这小提琴雕饰得更加完美。虽然这时杰里尼已是68岁花甲之龄的老翁,仍然被婕娜碧雅的绝色美貌所迷惑,慨然应许要呕心沥血把这具琴韵也令他醉心的小提琴,雕饰得尽善尽美,世无其匹!

两个星期后雕刻完成,赶来取琴的主教和婕娜碧雅,看到摆在桌上的琴,不由得「哇!」的一声同声惊呼!!只见这把达萨罗的小提琴,琴桥上有美丽的雕刻,挂弦版(Tailpiece)上镶有青铜雕刻的美人鱼。琴颈(neck)漆饰着红、蓝色和金黄阿拉伯花饰(gold arabesques)。另在原有的象牙琴头美少年脸型的天使的卷发上面,雕刻了一个带有金绿色鱼麟的美丽魔女(注:希腊神话中的海上魔女。常常以其令人难以抗拒的迷人声音、歌声,在海上愚弄来往船只,甚致使船只迷惑而罹难),卷发也漆饰了美轮美奂的色彩。

婕娜碧雅实在太高兴太兴奋了,禁不住忘情地紧紧拥抱杰里尼。杰里尼愉悦感性的说:「我在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一直都在想着妳,美丽的婕娜碧雅,妳知道吗?」事实上,他在雕饰这具小提琴时,非常想念婕娜碧雅,一直梦想着,如果能和这么漂亮可人的少女生活在一起,该有多么幸福快乐阿!所以也非常非常的羡慕主教身边有这么一位又漂亮又可爱的美女。

携带着稀世名琴的婕娜碧雅,随着主教兴高采烈地回到威尼斯。时间过得很快,平静无事地渡过数年。婕娜碧雅已长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丰满的胸部,再也不能女扮男装以男侍童姿态出现在大众之前了。他长得比以前更加美丽优雅。沉鱼落雁的绝世姿色,使生活在一起每天都看在眼里的主教,难免也对她动起了爱慕之心。另一方面婕娜碧雅也开始怀春,不拉琴时,常常一个人独坐沉思。主教对她的爱意却与日俱增,已经深深陷入情网。他认真的考虑放弃「主教」圣职和她结婚。他梦想至少他可以当一个驻外大使,而婕娜碧雅可以做一个称职的大使夫人,如果派驻巴黎,她就可以在宫廷演奏小提琴,势必可以拉抬提高她的地位,使她声望崇隆!

思慕之情日益热烈的主教,终于忍不住对婕娜碧雅吐露爱慕衷情。听完主教说出心里的话,婕娜碧雅赶紧婉言规劝他说:「请您万万不可以为了我而这么做,如果您这么做,神一定会发怒。您应该回想一下您在神坛上的誓言。我是很爱您的,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几个月后,坠落情网、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的主教,更执拗地逼婕娜碧雅结婚。但是她哭着说:「我不能跟您结婚。」

「为什么?」

「我爱这把小提琴甚于一切,且除了您之外,我也爱上另外两位男人。」

听了这些话,主教非常生气,盛怒激动大声吼叫着说:「妳发疯了?那两个家伙是谁?我要杀了他们!」

「您把他们杀了,我还是会爱着他们的。」她说:「就是制作小提琴的达萨罗和雕刻家杰里尼,我是很爱他们的。」

听她这么说,主教不禁失笑。这个时候他清醒过来,深深领会到婕娜碧雅心灵有一股热烈的爱情,爱情深处有看不见的热情,而这股热情与他毫无关联,能唤起她的爱情之火的人不是他。

主教为了调节转换一下她的情绪,希望她性情开朗一点,就带她到郊外的别墅去住了下来。可是住进别墅之后的婕娜碧雅却显示不对劲。渐渐面容削瘦如柴,脸颊也凹了下去,只有眼睛却睽睽发亮。尤其她在拉奏小提琴时,她的眼光会令人毛骨悚然,怪异不舒适的感觉,令主教觉得她好像是魔鬼的化身。达萨罗小提琴反射出来的,带有微红的褐黄色色彩,有若吸血魔鬼在吞噬婕娜碧雅全身血肉与精气。鸣响出来的琴音,听起来竟然会使人产生惊悸感。主教就忧烦地离开心爱的婕娜碧雅的房间,划平底船到没人的出海口,以忘却他无可奈何的烦恼。

婕娜碧雅不再拉奏轻快活泼、令人愉悦的「抒情诗曲」之类的乐曲了。她开始自己编写拉奏一些节奏快速章句(passage),演奏技巧艰难的「即兴曲」,虽然也是高艺术价值的乐曲,却多是暗淡而予人有窒息、不舒服的感受。主教聆听了很心痛,觉得就像是魔鬼的音乐!

婕娜碧雅在拉奏完小提琴后,会觉得非常疲倦,常常有气无力地伏卧在地板上。主教看在眼里,终于忍不住激动地大声喊叫:「我要砸毁这小提琴!自从那罪恶的杰里尼触摸了这乐器之后,恶魔就进入符合于琴身了,我要砸毁它!我要把琴砸的烂碎!」

婕娜碧雅听到了主教的话,惊跳起来,紧紧抱住主教,泪流满面,轻声地说:「您也察觉到了吗?当初从达萨罗那里接到琴时,这小提琴是晶莹、明朗、温暖、怡悦地鸣响。可是经过了杰里尼的手之后,它就变了,每次我在拉奏的时候,就是跟它在打斗。虽然都是我打赢,但是也都浑身乏力、疲惫不堪。」

主教安慰她,让她躺下来休息。婕娜碧雅又一次紧抱主教,说:「我对不起您,可是这是万不得已的。达萨罗向我哀告愿望,杰里尼却引诱我。

我以为可以不伤害您而同时跟他俩周旋玩耍,这证明是错误的。现在我不得不赎罪。」

主教再次安慰情绪亢奋的婕娜碧雅,让她躺在床上休息。一个人悄悄地走到屋外走廊,眺望河流的出海口。不久,从漆黑的远处传来平底船的橹声,声音渐大,终于有船影横靠走廊的阶梯边。

「是谁?」主教喊问。

「是我,裴彼诺(Peppino)。」是从威尼斯来的执事(事务官,即佣人领班)。

主教要下阶梯趋前迎接他时,执事好像要闪躲,急忙摇着双手阻止。他说:「不要靠近我!三天前威尼斯开始发生很可怕的事情。」这时候主教闻到从执事裴彼诺身上传来一股浓烈的醋酸味。

这件可怕的灾祸就是发生在1575年的鼠疫(黑死病),从中东来的商船,把鼠疫带到威尼斯,引发一场大流行瘟疫,到1577年,约两年之间死亡好几万人。这期间为了消毒,在威尼斯的街道燃烧一些药材、药物种子、辛香料,满街到处弥漫着药味烟雾。

执事报告完灾情,立刻就赶回威尼斯。

第二天一大早,主教为了要保护婕娜碧雅免于感染黑死病,把别墅与外界隔离,命令仆人紧闭门户,不准任何外人进出。之后,快步走进婕娜碧雅的房间。这时候从她的房间传来她久已未曾演奏,曲风明朗愉悦的费拉利的「抒情诗曲」。看到主教走进来,她很高兴的一边奏琴并对他微笑。但是突然间有气无力软瘫倒在地板上。主教大惊,冲过去把她抱起来,可是为时已晚,婕娜碧雅已气绝,香消玉殒了。

婕娜碧雅的死因至今不明,不过根据西洋的传说,她是在拉琴时,跟这具「魔琴杰里尼」搏斗,过度疲劳致死。不管怎么说,婕娜碧雅是被诅咒妖魔化的「魔琴杰里尼」的第一位受害者。

魔琴肆孽作祟

主教办完婕娜碧雅的丧事一星期后,抱着成仁取义的决心,独自前往威尼斯,冒险看护鼠疫的病患。很幸运地,没有感染到这种可怕的疾病。

婕娜碧雅死后,为免触景生情,主教尽可能避免听到音乐,宴会时一开始奏乐,他必立刻离席,因此被视为怪人。晚年更住在完全听不到音乐的别墅,过着安宁恬静的生活。70岁那年,他想到要在婕娜碧雅的忌日那天,用小提琴来纪念追思她,于是请来了当时在威尼斯极负盛名的小提琴家彼耶杜洛·葛布利叶里(Pietro Gabrieli)到别墅来,用婕娜碧雅生前珍爱使用的小提琴来演奏,葛布利叶里被引进到客厅,主教就从琴盒里取出琴来,并说明这具小提琴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拉奏过,不知道能不能发出和昔日一样美好的音响?彼耶杜洛接过琴来只看了一眼,立刻就大声惊叹着说:「哇!这莫非是达萨罗吗?一看到这超美的涂漆就知道的,尤其是这种雕饰实在是太美丽了!」

「雕饰是杰里尼的杰作。」主教说。昔日带着美貌的婕娜碧雅访问杰里尼的往事情景,又一一回到脑海,映现眼帘。

葛布利叶里拿掉小提琴上的旧弦,换上他自己带来的新弦,调好音之后就开始拉奏。这把达萨罗制作的小提琴,像往昔一样发出极为优美的音韵。坐在旁边的主教听了心如刀割,无可奈何地睥睨着眼睛,仰望窗外天空。

葛布利叶里已经被达萨罗的小提琴美好音色所迷惑,进入忘我的境界,兴奋忘情地一曲又一曲不停的演奏下去,也不知道演奏了多少首乐曲。就在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葛布利叶里突然发高烧,脸色苍白,眼神宛如发狂,如窒息一般地气喘,头也晕晕的,全身乏力,无法演奏,只好把小提琴放在桌上,精疲力尽地横着身体,慢慢地软瘫坐在椅子上,双拳紧握在胸口,痛苦呻吟。主教吓了一跳,慌忙跑过来问他要不要紧。葛布利叶里瞪着眼说不出话来。稍后气喘、痛苦渐趋缓和,等了一会儿才得以开口说:「这具小提琴有魔鬼潜伏在里面,隐藏着一股看不见的妖气,如强烈火焰燃烧到我的身体,进入我体内。所以,为了逃命,竟不知不觉的拼命奏起琴来抵抗!不管怎么样,这具小提琴我不敢再拉奏了,请主教原谅。」

为了使葛布利叶里衰弱的身体康复,主教让他在别墅逗留了数天,康复后才让他回去威尼斯。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主教领悟到拉奏这具达萨罗小提琴而中邪不舒适的人,已不是只有婕娜碧雅一个人了。自从这具小提琴经过杰里尼这个邪恶的人触摸过后,就已经受到恶魔诅咒,再让它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要害死多少个演奏者。所以主教就寻找研读了许多古经文书籍,收集一些驱除妖魔的灵符咒语,在教堂神坛焚香祈祷,念咒作法驱魔,连续祭拜七天。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已数易寒暑,主教垂垂老矣。某日突然想旅行去蒂洛尔,他把婕娜碧雅的小提琴也装进行旅箱,一起带去。旅途中生病了。主教自知年事已高,将不久于人世,所以就嘱咐随从人员,在他死后,务必要把行旅箱内的小提琴,赠送给茵斯布鲁克(Innsbruck)的州立博物馆。主教逝世后,这把小提琴就被送往茵斯布鲁克郊外的安姆布拉斯城(Ambras),安置在城内图书室的一个角落,尘封长眠而无人理会。

1646年底夏天的某一个夜晚,在安姆布拉斯城内的庭院广场,有意大利歌剧团的表演,这是以歌剧演唱会方式的演出。幕启才刚刚开演,突然雷电交加,下起倾盆大雨,这时候歌剧演员、管弦乐团团员和观众,争先恐后,纷纷抢先逃入城内屋子里避雨,乱成一团。管弦乐团首席(concertmaster)威狄拉(Vitella)在慌乱中不慎被石头绊倒而摔坏了手中拿着的一具安德雷亚·阿玛蒂精心制作的小提琴。

天空大雨不歇,歌剧只好移到城内大厅演出。首席小提琴家威狄拉声明不愿使用普通的小提琴演奏。就因为他是乐团最重要的演奏家,要顺从他的意愿。大家正为临时找不道好琴而不知所措时,城里的管理员向主办演出的城主柳颇德大公(Archduke Leopold)报告说图书馆有一具昔日威尼斯枢机主教阿尔铎布朗狄尼遗赠的著名小提琴。很快的这具小提琴立刻被带到大厅,从破旧的琴盒中取出琴来,交给站在旁边的威狄拉。他以轻蔑的态度接过琴来,看了一眼,却禁不住惊叫了起来:「啊!这不是那具杰里尼雕饰的达萨罗小提琴吗?这琴怎么会在这里呢?」管理人回答说:「是的,这琴就是枢机主教阿尔铎布朗狄尼的爱人婕娜碧雅所持有的那具著名乐器。」

当时的音乐家都知道发生在这具乐器和婕娜碧雅之间的悲惨传说,因此很多乐团团员都避之惟恐不及,不敢接近这具小提琴。可是威狄拉却不信邪,若无其事地换掉旧弦,装上新弦,调好音后开始拉奏。先快速拉奏音阶,再试奏和弦(和声)及疾速乐节章句(passage)。强而有力的优美琴声响遍整个大厅,大家都深深被美妙的琴韵迷住了。

威狄拉非常满意,觉得此琴无论是音质、音色或强而有力的鸣响度,都远比自己的阿玛蒂琴为优。因此,歌剧演唱会就顺利开演了。当进行到威狄拉用八度音程(octave)来伴奏咏叹调(aria)独唱旋律时,这把达萨罗的小提琴鸣响出来的音韵真是美妙极了。独唱的咏叹调唱完,威狄拉随即独奏即兴演奏。这时候达萨罗又发出了迥异的音响:时而如强烈火焰般的热情,时而又不可言喻的哀怨凄凉。到了协同古钢琴(Clavicembalo)一起来给独唱者伴奏的时候,此琴发出多彩变化的音色,特别是哀伤的曲调,更是使听众感动落泪。曲毕,威狄拉又来了他的即兴独奏。由于他兴致昂扬,持续演奏太久,让指挥家感到非常的错愕讶异,但却还是继续以古钢琴伴奏。威狄拉脸色苍白地演奏,好不容易独奏歇了下来,歌剧的演唱得以再接续。整个气氛极其热烈,但却显得诡异;独唱、重唱和合奏的管弦乐团团员也都被感染得如痴似狂地又唱、又奏,愈演愈狂热,几近疯狂。听众也似欣赏入魔,有如被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地静肃聆赏,直到落幕还静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只看到威狄拉有气无力、跌跌撞撞离开舞台,慢慢消失不见人影。这时候观众才从幻梦中清醒了过来。

威狄拉当天晚上就失踪了,虽然大家到处寻找,仍不知去向。第二天被发现时,他躲在公园草丛中不断地喃喃自言自语,神经已错乱。被送到医院时,不停的恐悸着说恶魔在追他。于是被送进精神病院。不久在病院自缢身亡。

祸事还不只是这一件。那晚歌剧演唱会,担纲演唱的有两位女歌唱家,比较年轻的名字是陀尔琪(Torch),另一名叫罗莎贝拉(Rosabela),两人是竞争的对手。公演数日后,年长的罗莎贝拉用匕首刺死陀尔琪,之后罗莎贝拉发狂,被收容在精神病院。

安姆布拉斯的城主,也是蒂落尔地方的君主柳颇德大公在这事件后,偕同王妃为了公务到维也纳,却也因旅途中急病死亡而一去不复返。如此连续发生种种悲惨的事情,人人的传说,都归咎于被诅咒而妖魔化的「杰里尼」。

2016 年 3 月 30 日 阅读:(2,381)
Categories: 关于提琴 Tags: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14717.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