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贝拉·巴托克

贝拉·巴托克贝拉·巴托克

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民族音乐学家贝拉·巴托克(Bela Bartok,1881-1945年)在1881年3月25日生于纳吉森特密克洛什(Nagyszentrniklo’s),父亲是当地一所农业学校校长,有相当高的音乐天赋,会弹钢琴,组织过业余乐队,母亲是教师。巴托克六岁起便随母亲学弹钢琴,八岁时父亲去世后,随母亲迁往匈牙利的许多城镇,1894年定居在波佐尼(今名布拉迪斯拉发,属捷克)。巴托克在当时匈牙利这个音乐生活相当活跃的城市开始正规学习音乐:随匈牙利著书歌剧作曲家艾凯尔的儿子拉斯洛(L.Er-kel,1844-1896)学习钢琴与和声,同后来成为作曲家的多那尼(E.DohnAnyi, 1877-1960)结为挚友。

1899年,中学毕业后,巴托克放弃很有声望的维也纳音乐学院赠予的奖学金名额,听从多那尼的劝告进布达佩斯音乐学院学习。在学院里,他深为瓦格纳理查·施特劳斯所吸引,但是他最崇敬的还是李斯特,他在《自传》中特别提到李斯特的《游历的岁月》、《浮士德》交响曲和《死神之舞》,终于使他认清了这位天才匈牙利作曲家的真正实质和意义。这时候,他生活在匈牙利的文化与政治中心,通过同匈牙利知识分子民主阶层的经常接触,深切感受到当时在政治和文学艺术上席卷整个匈牙利的民族解放运动,因此,当他在1903年在学院毕业时,不但在专业上卓有成就,而且已经成为怀有进步信念和爱国热情的战士。他在这一年的一封信上曾经写道:“就我来说,在我的一生中,我都要随时随地在各方面抱定这唯一的宗旨:忠诚地为匈牙利民族和匈牙利祖国服务;”这一年,他写出第一部大型作品《科树特》交响曲,以纪念1848-1849年匈牙利民族解放运动的这位伟大战士和领袖,这并不是偶然的。

毕业后,巴托克靠钢琴演奏、教课和改编乐曲谋生。1905年,他发现过去一直被误认作匈牙利民歌的许多曲调,实际上只是一些广泛流传但相当平庸的创作歌曲。于是,他同当时正独自从事真正的农民音乐研究的科达伊(Z. KodaIy, 1882-1967),着手搜集和整理匈牙利农民音乐,接触了未受西欧影响但早被本国受教育阶层所摒弃的古老传统,1906年,他们的第一部研究成果—《匈牙利民歌二十首》出版了。

1907年,巴托克应聘担任布达佩斯音乐学院钢琴教职,一直继续三十年之久。鉴于巴托克在教学和创作上的一系列创新尝试,经常遭到冷遇和非难,1911年他同科达伊为研究新音乐和发掘古老作品而筹办“新匈牙利音乐协会”的一切努力又不获成果,为此,从1912年开始,他完全退出音乐社会活动,集中全力于民间音乐研究,四出采集民歌,足迹遍及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土耳其以至北非——埃及、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据统计,他收集的民歌总共有三万首以上,出版的只是其中极小一部分。巴托克毕生从事音乐民俗学研究,也为比较音乐学这门年青学科做出重要贡献。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打断了巴托克范围广泛的研究,他被迫呆在匈牙利一些地方继续进行有限的工作。1919年,当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成立时,巴托克同科达伊、多那尼等都是音乐管理部门的成员,他还参与筹建“音乐博物馆”和改组音乐学院的工作。匈牙利这个无产阶级政权只存在四个月就被扼杀之后,巴托克在国内的处境也日益困难。但是他并不屈服,1922年他出版的《五首歌曲》,公然标出题献给一个出色的共产党员诗人莱尼兹的字样,而当时莱尼兹却被官方诬为“谋害祖国的罪犯”呢。

二十年代,巴托克开始在国外演奏旅行,在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奥地利、瑞士、美国、捷克和苏联的一些大城市演奏自己的作品,获得很大的成功。三十年代,匈牙利同德国结盟的形势越来越明朗化,巴托克在国内受到的歧视和限制也越来越多。三十年代后期,由于纳粹德国扩张主义政策带来的政治混乱,巴托克确信必须立即离开匈牙利,1940年秋,终于同他的第二个妻子蒂塔·帕兹特利启程赴美。移居美国初期,他同妻子一起进行旅行演出,演奏两架钢琴的作品,很快地,哥伦比亚大学便授予他名誉音乐博士学位,并委托他研究美国民歌,这工作一直延续到1942年。聘约期满后,巴托克因患白血病,健康情况已经很坏,生活上也陷于困境。这些情况在他致友人信上曾有所透露:“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像现在就将面临的这种可怕境遇,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找到几个学生或找到一件工作呢?”据说,1944年的圣诞节,他连给电梯司机的小费也付不起。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得悉匈牙利解放的消息,也知道由于交通等等困难,暂时还无法回国,但在七月间,他还是再次表达了回国的愿望:“但我真想回家,我一直在盼着。”可是他已经完全力不从心了,9月26日,他就病逝于纽约的一所医院里。

巴托克主要是一位器乐作曲家,除了一部歌剧、一部舞剧和一部音乐哑剧、一首大合唱、少量艺术歌曲和改编的民歌集外,他所创作的全是器乐作品。他的钢琴作品包括从技巧性练习曲以至于艰深的音乐会曲和协奏曲等,他在这一领域的巨大贡献,要算是一首展示他初期吸收民间因素的《野蛮的快板》(1911年)和一套包括一百五十三首循序渐进的钢琴曲集《小宇宙》(1926-1937年)。他的室内乐作品最突出的是六首《弦乐四重奏》他的十首协奏曲都属于他的主要作品之列,包括三首钢琴协奏曲、两首小提琴协奏曲和一首中提琴协奏曲(未完成)、三首狂想曲(其中一首用钢琴,两首用小提琴)和一首两架钢琴协奏曲。

巴托克长期从事民间音乐的整理研究工作,广泛接触众多彼此相异的音乐风格,这为他的创作打开了无限广阔的前景。他发现东欧大多数民间音乐都不属于传统的大小调体系,但它们又有各自的调式,为此,他创造了他自己的一种和声结构(常被称为“音轴和声”) 和双重与多重调式,以适应所有这些并不可能纳入大小调体系的旋律的需要。巴托克的旋律写作有时具有民歌风的特点,但他很少具体采用民歌。他的成熟时期的风格严谨、简沽。他时常从通篇作品精妙运用的一两个短小动机衍化出他的旋律,或用若干乐章共同使用的同一素材以营筑大型乐曲。但他惯常运用的节拍与节奏,如双重节拍、多重节拍、添加节奏、双重节奏、多重节奏、无节拍拍奏等,却是西欧传续音乐未曾有过的。

巴托克风格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即采用传统的形式,从这一方面着眼,他又可以称为新古典主义者。他写作赋格、卡农和其他对位曲式,也应用奏鸣曲形式—当然,这些既有的形式都是经过改造过的。巴托克生活在二十世纪,他是追求新事物者的营垒中的一员,对浪漫派的冗长唠叨和印象派的过分精雕细刻感到厌倦,使他同斯特拉文斯基和普罗科菲耶夫亲近起来,有一个时期,他自己还认为这样发展下去会使他最终接受勋伯格的“十二音体系”。巴托克并不愿局限于任何一种现代音乐理论,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理想“在于所有不同因素的最均衡的融合”。因此即使向他的音乐哑剧《不可思议的满大人》这类具有浓厚的表现主义痕迹的作品中,也有明显的调性特征存在。巴托克进行了独树一帜的革新,但他牢牢植根于民间音乐传统,这使他得以截然有别于西方那些现代派音乐家。

巴托克的创作对二十世纪音乐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西方有些音乐评论家把他同勋伯格和斯特拉文斯基都尊为“二十世纪早期富于创造性的伟大作曲家”1955年,为纪念巴托克逝世十周年,世界和平理事会特授予他国际和平奖金。

2013 年 10 月 6 日 阅读:(893)
Categories: 综合文献 Tags: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3826.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