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海因里希·席夫

2022721HeinrichSchiff海因里希·席夫

海因里希·席夫(Heinrich Schiff 1951-2016)生于1951年11月18日,双亲都是作曲家。自幼耳濡目染,因而后来相当热衷于推广现代音乐。席夫起初以钢琴启蒙,9岁起开始学大提琴,师从Tobias Kühne和法国大师纳瓦拉(André Navarra)。

席夫自述纳瓦拉对他影响最深:「只有伟大的老师能给学生自由的空间让他们发展出独特的个人风格」,「我的琴音也许听起来不像纳瓦拉,但是你只要看我演奏时的运弓与指法,就知道是谁教我的。」

1971年,席夫首度于维也纳与伦敦演出,建立成功的国际演奏事业。除了独奏,也与许多指挥、演奏名家、知名团体合作室内乐协奏曲,被视为20世纪最后25年间最杰出的大提琴家之一。

席夫用来演奏的是两把古董大提琴:史特拉迪瓦里于1711年制作的“马拉”(Mara)以及蒙塔格纳纳1739年在威尼斯制作的“睡美人”。

他演奏录音的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萧士塔高维奇的协奏曲、布拉姆斯的协奏曲获得格兰匹治唱片奖等国际奖项。他与小提琴家弗兰克·彼得·齐默尔曼(Frank Peter Zimmermann)和沃尔夫冈·沙瓦利许(Wolfgang Sawallisch) 合作录制的拉姆斯双协奏曲获得了德国音乐专辑奖。与普烈文(André Previn)和小提琴家穆洛娃(Viktoria Mullova) 录制了布拉姆斯B大调三重奏和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获得金唱片奖。

对于重复演奏同一曲目,席夫认为不是真的重复,而是一个不断改变的过程的其中一步:「从某一角度来看,每场演奏都是对问题的重新提问。你为这次表演再次练习协奏曲,你进行演出,你不仅能听到人们的反应,你可能很幸运听到了录音……或者可能很不幸不得不听到录音![笑]但是下一次(演奏),如果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这个重新工作的过程,在舞台上演奏过,对你自己的印像是如此深刻。如果你只是在舞台上做梦,那不是很强烈,但如果你把你所有的兴趣——你的大脑、你的心、你的耳朵——你将无法演奏与刚才相同的下一场表演」。

席夫也从事大提琴教学,学生包括:Rudi Spring、Gautier Capuçon、Richard Harwood和Natalie Clein。

1971年开始,席夫师事汉斯·史瓦洛夫斯基(Hans Swarowsky)学习指挥,并于 1986 年首次登台指挥。

他曾担任北方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哥本哈根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还指挥过启蒙时代管弦乐团、德勒斯登国家管弦乐团、休斯顿交响乐团、爱乐乐团(伦敦)、洛杉矶爱乐乐团、慕尼黑爱乐乐团爱乐乐团、奥斯陆爱乐乐团、巴黎管弦乐团、鹿特丹爱乐乐团和苏黎世音乐厅等知名管弦乐团。

2004年,他被任命为维也纳室内乐团首席指挥,后于2008年因健康原因辞去该职位。

席夫认为艺术必须兼顾现实和理想、物质和精神:「(若说)我不希望今晚的(演出)成功。那肯定是错误的,而且是不诚实的。(然而,)我作为音乐家一生的问题,我必须努力让观众相信我认为应该通过音乐传达的正面事物。它应该丰富人们,我相信这种成功是音乐的目的。」

「艺术是一种对话,而建筑是艺术的一部分。……建筑要求形式,要求内容。我可以睡在这个房间吗?我可以在那个房间做饭吗?艺术要求抽象的东西,这显然和吃喝一样在人们的脑海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建筑不是抽象艺术,因为不吃不喝你会饿死。但是只吃喝也行不通,因为你应该过上充实的生活!」

「可能有一些作曲家,从处理结构和他们自己的想像和他们自己的内心压力,然后适应一种形式,接着他们如何处理这种形式、如何使用它、如何破坏它,可能不会有意识地意识到他们通过这样做也在生产或参与社会过程。但他们这样做是出于艺术家的本能;艺术意味着有争议,并把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点。艺术不能只随人们的口味去追求票房的快感。」

席夫不像许多大提琴家一样感叹大提琴曲目太少:「大提琴曲目肯定比小提琴和钢琴曲目少。但首先你必须问一个问题,哪位钢琴家演奏了他所有的曲目?哪位小提琴家演奏了他所有的曲目?没有人。不可能。」

「如果我将巴赫、韦瓦第、海顿排除在外,因为我认为我的风格更适合贝多芬和勃拉姆斯,那我就麻烦了。实际上,我的观点是每个音乐家都应该对每种风格都感兴趣,因为没有一种风格与其他东西无关。但如果一个大提琴手这样做,他将是非常不明智的。对不同的风格感兴趣是很自然的,所以这意味着如果你不排除任何年代,你就有很多曲目。即使在某些城市演出,五年之内我可能会进行四次独奏会,然而我并不会为应该演奏什么样的音乐而烦恼。有很多,尤其是我。我不仅对艾尔加协奏曲感兴趣,而且我也喜欢圣桑的协奏曲。我什至演奏圣桑的第二号!我演奏魏奥当(Vieuxtemps)协奏曲,(之前)没有大提琴手演奏过。很好笑。它们是影印出来的,我没有在任何地方看过它们。我在图书馆发现的!」

「或者,如果你看看古典界现代风格的作曲家,普罗高菲夫和马尔蒂努(Martinů)之间的曲目可能会装满数百张 CD。太不可思议了!马尔蒂努的三首大提琴和钢琴奏鸣曲,两首变奏曲,四首大提琴协奏曲,两首大提琴协奏曲和小合奏曲……」

「尤其是在过去的30年里,当我演奏前卫音乐时,其中一些是为我创作的,为了大提琴(创作)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过去的三十年里,钢琴和小提琴协奏曲比大提琴协奏曲少得多。如果你看看某些作曲家,鲁托斯瓦夫斯基(Lutosławski)在 1970 年就已经写了一部大提琴协奏曲,而他又花了将近 20 年的时间才创作出一部钢琴协奏曲。他还没有写过小提琴协奏曲,只在三年前为小提琴和小型管弦乐团写了一首较短的曲子。潘德列茨基(Penedrecki) 写了两首大提琴协奏曲,一首小提琴协奏曲 [为艾萨克·史坦( Isaac Stern),另一首将在 1995 年为安妮-索菲·穆特( Anne-Sophie Mutter )创作],没有钢琴协奏曲 [直到 2002 年],依此类推」。

席夫在 1989 年说了以上的话。他认为,在罗斯托波维奇等大师和当代作曲家们的努力下,如果你喜欢新创作的音乐,我们正在进入新大提琴曲目的辉煌时代。 「我不会说这些作品中的每一件都很棒,但实际上我提到的那些,是真的(棒)。但是有很多很多部分可能无法留存下去。」

席夫积极推广当代乐曲,许多当代作曲家与他合作,或写曲题献给他。

他曾多次在作曲家亲自指挥下演奏,包括:贝里欧(Luciano Berio), Friedrich Cerha, Michael Gielen, Ernst Krenek , 鲁托斯瓦夫斯基(Witold Lutosławski), 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 , Matthias Pintscher, Wolfgang Rihm, Hans Zender等 。

约翰·卡斯肯(John Casken)和古尔达(Friedrich Gulda)为席夫谱写大提琴协奏曲。

由他首演的作品,包括:Johannes Maria Staud 的Segue、祖宾·梅塔( Zubin Mehta)指挥的奥托·齐坎 (Otto M. Zykan) 的大提琴协奏曲、汉策(Hans Werner Henze)的七首《爱之歌》(1986)、贝尔恩德.阿洛伊斯.齐默尔曼(Bernd Alois Zimmermann)的大提琴协奏曲(1984年伦敦首演,并且在Philips由Michael Gielen指挥下灌录此曲)等。

进入21世纪,席夫的右肩和手臂经常感到疼痛,可能是握弓部位用力过度造成的,但他试图忽略它。

2010年4月25日在维也纳的室内音乐会上演奏时,他因疼痛不得不在演奏曲目时休息一下。这晚之后,他再也没有在公共场合演奏过大提琴。

自2012年以来,“玛拉”大提琴由席夫的前学生之一克里斯蒂安·波尔泰拉(Christian Poltéra)演奏。

席夫于2016年12月23日在维也纳去世,享年65岁。

2022 年 7 月 22 日 阅读:(937)
Categories: 大提琴 Tags: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41787.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