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温达·鲁扎桃

温达·鲁扎桃温达·鲁扎桃

祖籍米兰的温达·鲁扎桃(wanda Luzzato 1919-2002)1919年3月6日出生在意大利的瓦雷泽。她的启蒙老师是阿里奥丹特·柯基(Ariodante Coggi),柯基后来也教了同样出自瓦雷泽的少年乌托·乌季(Uto Ughi)。她的母亲艾尔莎·柯蒂(Elsa Curti)是一名歌手,但从未在歌剧舞台上演出过。她之前嫁给了一名职业军人安杰罗·维塔利(Angelo Vitali),但她年仅28岁就成为一战的烈属。后来她改嫁,随夫改姓鲁扎桃·卡尔皮(Luzzato Carpi)。

温达(wanda Luzzato 1919-2002)大约在三岁时开始学琴,五岁时开首次音乐会。她很小的时候就被当地的音乐学院关注,进入到该院的五年级学习,十二岁就从那里毕业。她是大师阿尔伯图·波尔特隆尼埃利(Alberto Poltronieri)最年轻的毕业生,毫无疑问也是意大利的音乐学院最年轻的毕业生之一。

1932年6月5-19日,温达参加著名的维也纳国际比赛,当时的评委包括指挥大师克莱门斯·克劳斯(Clemens Krauss)、小提琴教育家耶诺·胡拜(Jeno Hubay)、乔治·艾内斯库(George Enescu)、小提琴大师杨·库贝里克(Jan Kubelik)、弗兰兹·德尔达拉(Franz Drdla)、阿诺·罗塞(Arnold Rosé)、阿道夫·布什(Adolf Busch)、卡尔·弗莱什(Carl Flesch)、乔治·菲特尔贝格(Gregor Fitelberg)、小提琴大师布朗尼斯拉夫·胡伯曼(Bronislaw Huberman)、指挥大师埃里克·克莱伯(Erich Kleiber)、乔治·库伦坎普夫(Georg Kulenkampff)、皮埃尔·蒙都(Pierre Monteux)、 小提琴大师艾丽卡·莫里妮(Erika Morini)、作曲家约瑟夫·苏克(Josef Suk)、小提琴大师约瑟夫·西盖蒂(Josef Szigeti)、贾尼·赞陶(Jani Szanto)、亨利·沙克特贝克(Heinrich Schachtebeck)、作曲家卡洛·席曼诺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 )和凯撒·诺迪欧(Cesare Nordio)。这个评委阵容之强大,之后罕见!

当时比赛有大约300名选手,温达与法国的吉列特·内芙(Ginette Neveu)同获得四等奖,另外她还获得一个演出特别奖,乔孔达·德维桃(Gioconda De Vito)和卡洛·赞纳斯(Karol Szenassy)分享一等奖,里卡多·奥德诺普索夫(Ricardo Odnoposoff)和罗兰· 查尔米(Roland Charmy)分享二等奖, 安东尼奥·阿布西(Antonio Abussi)、马里奥·特里夫萨(Mario Traversa)和齐格弗里德·波利斯(Sigfried Borries)获得三等奖。

1932年6月23日,温达在维也纳音乐厅的获奖音乐会上,演奏了圣桑的《哈瓦乃兹》,《维也纳晨报》是这样评价:“尽管她只有13岁,但她的艺术已臻完美。疾驰和火一般的宽广的弓法,充沛和丰富的发音,她的演奏令人难忘。”

就是那次,温达遇到了胡拜——影响了她一生的人!胡拜形容当时的温达:“这位意大利的年轻小提琴家具有最辉煌的天赋,我是许多年才听到这样的一位。”比赛后,胡拜立即邀请温达到布达佩斯跟他学习。胡拜特别关照她,有一张著名的照片为证,温达在胡拜布达佩斯的家里一件白色的房间里上课,年轻的温达在胡拜的深情的端详下拉琴。胡拜从未问温达要过学费。

她在匈牙利的日子也是够惊险的,战争期间,她躲在地下室两个月。她与家人分割,她的孤独可想而知。温达在布达佩斯遇到她的第一任丈夫马塞洛·费杰尔(Marcello Fejer)。数年后,她的离婚了。因为当时意大利的法律不承认离婚,所以温达的案子成为最后一批“强制”离婚里的一个案例。

温达在长时间在匈牙利居留后获得匈牙利国籍,1950年初,温达在意大利再婚。她的丈夫马西诺·福里杰里(Massimo Frigeri)是一名潜艇军官,但两年后去世。

温达从13岁起,就开始其在全欧音乐会演奏的生涯,她用一把她心爱的1769年瓜达尼尼(G.B. Guadagnini of 1769),这把琴自小跟着她。她在当时维也纳和匈牙利的几乎所有著名指挥大师的指挥下演奏过。她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可能是1948年10月30日在意大利斯卡拉剧院的音乐会,温达作哈恰图良的小提琴协奏曲的意大利首演,指挥使赫伯特·阿尔伯特(Herbert Albert)。《信使晚报》(Corriere della Sera)的评论是这样写的“这位米兰人都知道的小提琴家,当她是小姑娘的时候,我们称她为神童。她现在演奏完美,沉浸在纯净的旋律中,她的乐器产生的声音灵巧和成熟。”

对温达,这次是她事业的转折点,开启了她作为独奏家的国际事业。在1950和1960年代,她穿梭于欧洲大陆、土耳其、美洲、南非、远东、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韩国。

要评价温达的个人成就,不妨浏览一下她在全球举行过的成功音乐会。除了她五岁时在柯基或波尔特隆尼埃利的指挥下演出的那些音乐会外,1930年7月11日,11岁的温达在阿里果·佩德罗洛(Arrigo Pedrollo)指挥意大利广播乐团的协奏下演奏斯波尔的第八协奏曲。她的事业明显是从1932年维也纳国际比赛获奖开始的。1934年3月于布达佩斯在胡拜的指挥下演出布拉姆斯的协奏曲、1935年在维也纳和米兰演出布拉姆斯的协奏曲,或者1937年在罗马尼亚和1941年在丹麦演出孟德尔颂的协奏曲。

二战期间,温达在被占领的匈牙利演出很多音乐会。比如,1942年在弗里克赛的指挥下演出巴赫的协奏曲、和提博·瓦尔加(Tibor Varga)演奏巴赫的双小提琴协奏曲,这还没算在法罗尼(Failoni)和约瑟夫·克里普斯(Josef Krips)的指挥下演出孟德尔颂和胡拜的第三协奏曲。她还在斯德哥尔摩演出格拉祖诺夫的协奏曲,1943年于布达佩斯在法罗尼的指挥下演出贝多芬的协奏曲。1945年,她和胡拜班上的同学加布里拉·棱格耶尔(Gabriella Lengyel)演奏巴赫的双小提琴协奏曲。此外,她和康斯坦丁·斯韦尔特利(Constantin Silvestri)合作的贝多芬协奏曲也是在这个期间的。

1948年,温达在斯卡拉剧院举行哈恰图良小提琴协奏曲的意大利首演,由赫伯特·阿尔伯特(Herbert Albert)指挥。1949年10月8日,温达在的里雅斯特演出哈恰图良的小提琴协奏曲,由迪斯列·德福(Désiré Defauw)指挥。的里雅斯特对温达是一个重要的地方,后来她在这与马西诺·福里杰里(Massimo Frigeri)喜结良缘。当时德福在节目单是这样写道:“温达的演奏用心投入,充满火一般的热情。她演奏的哈恰图良协奏曲是令人难忘的。”1950年于圣加伦、都宁(朱利尼指挥)、1952年在弗莱堡(斐迪南·莱特纳指挥)演出这部作品也是大获成功。

1950年,温达在鲁道夫·莫拉特的指挥下演奏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在荷兰演奏孟德尔颂的小提琴协奏曲在卢加诺由奥塔玛·努西奥(Otmar Nussio)演出莫扎特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1952年在挪威再次演奏孟德尔颂小提琴协奏曲,同年,在圣加伦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1954年与都宁在弗朗哥·卡拉西欧罗(Franco Caracciolo)的指挥下再次演出柴可夫斯基的协奏曲。1955年回到德国的明斯特(Muenster)演奏孟德尔颂的协奏曲,同年在皮埃尔·德沃(Pierre Dervaux)的指挥下,在马德里演奏莫扎特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1956年回到丹麦和卢加诺再次演奏柴可夫斯基协奏曲,这两地是努西奥指挥的,在挪威和波恩的演出时彼得·麦格(Peter Maag)指挥。1956年鲁西奥还在卢加诺与温达合作过格拉祖诺夫的协奏曲。1957年,温达开新曲目,在埃里克·施密德(Erich Schmid)的指挥下演奏巴伯尔的小提琴协奏曲,1959年再次在德国演出哈恰图良的协奏曲。

合作演出柴可夫斯基协奏曲。1960年10月28日在都宁世界首演了甘蒂尼(Ghedini)的《小嬉游曲》, 茜尔玛·萨兹(Hilmar Schatz)指挥罗马广播乐团协奏。 一年后,由朱利尼指挥在佛罗伦萨再演了一次这个作品。1966年再演了柴可夫斯基协奏曲,这次的指挥使马蒂侬,地点在斯特拉斯堡。同年还在帕维亚演了一次孟德尔颂的协奏曲,指挥是卡拉西欧罗。1967年,爱尔兰的听众听到温达演出哈恰图良的协奏曲了。1968年在伦敦开独奏会,钢琴搭档是恩内斯塔·鲁什(Ernest Lush),在英国的沃辛演出格拉祖诺夫协奏曲。1970年在贝林佐纳(Bellinzona)演出孟德尔颂协奏曲。1973年,可以看到温达在巴塞尔广播乐团的协奏下,演出格拉祖诺夫协奏曲。

就从这时起,温达开始淡出音乐会舞台,除了1970年代末少数几场室内乐演出外,她没有再公演过。她才刚过50岁,作为小提琴家还很年轻。她的命运有点像和她一同在1932年维也纳比赛获奖的德·维桃(Gioconda De Vito)。德·维桃曾说,那么多伟大的小提琴家到了他们退休时,已经变得没有意思,随着年纪增加,他们完美的演奏开始衰退或者变差。

温达的音乐会通常是按照编年顺序来组织曲目,开始是一首巴洛克的奏鸣曲,亨德尔、维拉西尼的,然后转到古典-浪漫乐派的作品,通常是一首贝多芬的奏鸣曲、舒曼D大调奏鸣曲——她最爱的作品之一、弗兰克的奏鸣曲——她另一首的首本曲目,跟着会选一些炫技的或者改编的曲目,尤其是拉赫曼尼诺夫—胡拜的《悲歌》、里斯的《无穷动》、普纳里—克莱斯勒的《前奏曲与快板》、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野蜂飞舞》、卡斯特奴沃-泰特斯科的《海的哼鸣》,但她并没有刻意去做“帕格尼尼随想曲全集”或“巴赫小提琴无伴奏全集”这样的节目,这类的节目现在非常流行。

温达现存的录音有三个主要来源:德国广播、瑞士卢加诺广播和意大利广播电视的录音,这些录音来自1950-1970年代后期。我们期待这些录音的出版。

从1965年起,温达开始在音乐学院任教,开始是在都宁,一年后到了米兰。在1958年3月23日一封给胡拜的信中,温达道出了从胡拜学派中遗传到的传统,都深深地打动和影响着她个人。现在这封原文意大利文的信,陈列在Gianluca La Villa的“白色音乐房间”里。

wendayuzhongdashi

上图是一张著名的照片,拍摄于1935年,是在胡拜的音乐教师里。左起是Franz Bruckbauer、Margit Bardocz、Sandor Fejer、Jeno Hubay、Lorand Fenyves、Ede Zathureczky、Gabriella Lengyel、Robert Virovai ,拉琴的是Wanda Luzzato,弹钢琴的是Edith Farnadi!

“自从他去世的那天起,许多年过去了,我至今对胡拜崇拜得五体投地。他将自己整个一生献给了音乐,从作曲到演奏,从教学到指挥。作为非凡的音乐家和显赫的小提琴演奏家,他将优秀的演奏技巧和经验传给了他的学生。他将教学视为使命,用无与伦比的奉献精神去追求。音乐永远需要演奏者,大师将诠释的问题看得极端重要。总而言之,他向我们展现和教我们尊重作曲家的风格,不会给演奏者的“独创性”施加任何的束缚,但他从不允许演奏者凌驾于音乐作品之上。他相信绝对的完美技术是演出信心的根基,但他憎恶所有形式的做作和恣意破坏旋律的炫技。纯净、透明的声音,饱满和有精神但不粗犷、稳固的节奏和完美的记忆力,如果这些都能加在一起,大师会认为这是成就优秀演出的必要条件,事实上这些都是每个演奏的基础。

这个男人和艺术家的非凡性格,加上他不懈的奉献精神,为我建立了一个榜样,帮我做好准备,迎接即将承担的艰巨的责任。胡拜传承了过去的传统,并赋予音乐艺术新的荣光。”

温达·鲁扎桃于2002年9月25日在米兰去世,她已经完全被音乐界所遗忘,就像史上许多伟大音乐家那样。

胡拜曾说:“在威切伊后,我没有学生比温达更有才能。”

2016 年 11 月 11 日 阅读:(547)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19580.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