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匈牙利小提琴家 耶诺·胡拜

耶诺·胡拜耶诺·胡拜

1858年9月15日出生于布达斯的耶诺·胡拜(Jeno Hubay, 1858.9.15~1937.3.12),原名为胡伯(Eugen Huber,原为德语发音,胡拜到21岁才改为匈牙利文(Hubay),自幼由父亲启蒙,胡拜的父亲(Karoly Huber1828-1885)在当时布达佩斯的音乐界是身兼不同要职的重要人物,他不但是布达佩斯音乐学院的小提琴教授同时也是国家剧院管弦乐团的乐团首席兼指挥(华格纳歌剧”罗恩格林”Lohengrin于1866年在匈牙利首演时的指挥),有这样的父亲,可想而知胡拜幼年的音乐教育是有多么丰富扎实。

11岁(也有资料记载14岁)那年胡拜以维奥蒂(Viotti)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首次在布达佩斯登台演出,马上得到热烈的赞赏,1873年(15岁)他获得国家的支助到柏林和同乡的大师伊萨伊(J. Joachim)学习,1876胡拜学成返国没有多久便认识了匈牙利钢琴大师李斯特,李斯特非常欣赏这位刚出道的年轻音乐家,两人不但结为好有更合作演出贝多芬的小提琴奏鸣曲,20岁那年在李斯特的鼓励之下,胡拜展开他第一次的欧洲巡回演奏,所到之地包括:法国,英国,荷兰,比利时等,都受到非常高的评价,尤其是在巴黎的首演会之后,他认识了比法学派的大师维奥当(H.Vieuxtemps1820-1881),两人师徒之后亦师亦友的深厚情谊,对胡拜的一生更是产生重大的变化及影响.

1878年维奥当重掌鲁塞尔音乐学院的教职(他曾经在1874年因健康因素而停止教学,波兰大师维尼奥夫斯基代理他的工作至1877年),这年他和胡拜也在巴黎相遇并结下了非常深厚的师生缘,之后胡拜就到比利时与大师继续学习,可惜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多久,1879年维奥当的身体状况又再次出现严重的问题,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只好辞去教职到阿尔及尔(阿尔及利亚的首都)由女儿及女婿专心照顾,虽然维奥当人离开了比利时,但是他依旧非常关心他的学生,1881年的四月他邀请胡拜到阿尔及尔来看他,胡拜在接下去的时间中不但有幸再与大师上课,同时也是唯一陪大师走完人生最后旅程的学生,同年6月6日维奥当病逝,胡拜为了完成恩师的遗志,便着手开始整理大师生前的作品(这其中包括第六及第七号小提琴协奏曲等),1882年他被聘为布鲁塞尔音乐学院的首席小提琴教授,这个具有传统意义教职,自1840由贝里奥(Beriot)接掌后,经维奥当到维尼奥夫斯基一脉相传,他的续任者想必肯定是位”德高望重”的人士,胡拜当时能够接下恩师的重责大任,相信也是众望所归的。在胡拜一生的学琴过程中,维奥当他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而他自己对维奥当的感谢也曾感性地说:”他是我最敬重的大师也是我一生中的恩人”.维奥当在生前也将自己的最后一首小提琴协奏曲(第七号)献给胡拜,(在音乐史上长辈题献曲子给晚辈的例子是比较少见的),由上述的两件事中,便可看得出师徒二人深刻的情感。1886年胡拜告别比利时返国贡献所学,他和比法学派的缘份也在此时划下句点。

1885年在胡拜的父亲去世后,布达佩斯音乐学院就一直在寻觅适当的接任者,当然以胡拜当年的威望,无遗的将是唯一的人选,只是依照当时胡拜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不是有着重大的诱因,实在很难放弃当时的局面,”爱国心”就是改变胡拜的主因,1886年他义无反顾地辞去布鲁塞尔的工作回到家乡接掌父亲的教职,当时匈牙利虽然已出现几位如伊萨伊之类的大师,但在本国内的提琴教育却仍然比不上其他地区,胡拜回国后专心投教育工作,除了教授小,中提琴及室内乐之外,同时他也和著名的匈牙利大提琴家大卫·波普尔(David Popper)合组一个弦乐四重奏,这个名为”胡拜-波普尔”(以四人中的两位高知名度艺术家来命名)的四重奏,在当时是非常优秀的室内乐团体。由于胡拜认真的教学,他的学生也渐渐展露头角,第一批最著名的学生有威切(Franz vonVecsey1893-1935),盖尔(Stefi Geyer1888-1956)及较多人熟知的西盖蒂(J.Szigeti1892-1973),1908年在胡拜50岁的庆祝音乐会中,这三位得意门生各自演奏了恩师的小提琴协奏曲来为大师祝寿,而继他们三位之后由胡拜调教出来的好学生更是有如”雨后春笋”般的涌出,就连费城交响乐团著名的已故指挥大师尤金奥曼迪(E.Ormandy1899-1985)也曾经是胡拜的弟子。

1919年胡拜升任为音乐学院的院长,由于院务繁忙,在教学方面已将一些初级的工作交由助教来分担,自己则只有传授大师班的课程(masterclass),这样的时间持续维持了15年之久,同时因为他太太是伯爵后代的关系,使得他和当时的皇室有着密切良好的关系并获得许多殊荣,胡拜在当时的权威及声望可说是如日中天,从学生皆给予他”阁下”(Excellency)尊称中,便可以很清楚地了解。

1934年胡拜以76岁的高龄从音乐学院荣退,虽然在退休的前几年和年轻作曲家杜南伊(E.Dohnanyi1877-1960)发生争夺音乐学院院长的事件而被弗莱什在他的回忆录中记上一笔(—甚至胡拜到75岁的高龄仍然不愿意将音乐学院的权力交给一位年轻人——),但在他尽半个世纪的全心奉献后(1886-1934),原本不起眼的匈牙利学派已和赛夫西克所创的波希米亚学派及奥尔所创立的俄罗斯学派一样,成为当时众多小提琴学派的佼佼者。

胡拜一生除了在小提琴教育方面有着伟大的贡献之外,在作曲方面也有非常杰出的表现,尤其是他将小提琴和匈牙利风格的曲式结合为一,创作出多首优美的小提琴曲,更是他最具代表性的贡献。同时他也是当时几位知名作曲家(如:布拉姆斯,巴尔托克,高大宜等人)最倚重的小提琴家,布拉姆斯的第三号(d小调)小提琴奏鸣曲是由胡拜于1888年的12月22日和作曲家本人一起首演,1901年胡拜和还是学生的巴尔托克合作演出等事迹都显示胡拜和当代作曲家有着良好的互动,1936年3月12日,这位匈牙利音乐界的”民族英雄”告别了他心爱的祖国及爱戴他的学生,结束了他辛劳而却又精彩的一生。

匈牙利学派是德奥及比法学派相结合的最佳典范,”丰满圆润,宽阔华丽的音色”是该学派最大的特色,弗莱什在他的回忆录中就曾写到: [胡拜是一位高贵气质的小提琴家,他拥有出色的技巧及音乐素养。他的学生都有优异的左手,随时都会喷洒而出的激情,对美好的声音及音乐有着自然的感觉],不过他也非常中肯地点出这个学派不足之处就是”过宽及太慢的抖音及缺乏力度上的变化”。弗莱什所指的抖音观点,我们可以从众人较熟悉的西盖蒂(J.Szigeti)所留下来的影音资料中可以得到证明,而西格蒂也在回忆录中也提到当年在胡拜班上的许多”小神童们”大都专注于炫烂的技巧,因而存着一种奇怪的气氛”幼稚的技巧竞赛”,和胡拜学习虽然是”缺乏坚实的音乐基础及视野”,他还是非常肯定恩师在教学上的成就,不过胡拜最喜欢的女弟子盖尔( Stefi Geyer)则对大师有着极高的推崇:[—–他让我们大家要学会独立思考,使得每位学生虽有不同的特点,却有着相同的特质]。的确,胡拜的学生都有一身的好技术,对炫技的曲目都能掌握得相当好,虽然在音乐内涵的表现上显得有些平实,不过也因为有了这样扎实的功夫才能使得这群子弟兵在日后渐渐走出个人的特质,而让他们都能够在二十世纪中发光发亮。

胡拜一生的贡献和他同期的名师比起来是毫不逊色的,他除了教学外也留下不少创作的作品,其中歌剧就有八部,最著名的是”克里蒙那的小提琴制琴师(The Violinmaker of Cremona),另外还包括声乐曲及四首交响曲等,不过创作最多还是在小提琴方面,除了四首协奏曲及匈牙利主题变奏曲之外,还包括许多附有匈牙利乐风的小品,其中知名度较高的作品有:”和风”(Luftchen),美丽的凯蒂(Hejre Kati)及多首的”查尔达斯的风景”( Scenes from the Csarda)等。另外胡拜也改编过卡门幻想曲,可惜不敌萨拉萨蒂(P.Sarasate)及瓦克斯曼(Waxman)所改编版本,并未受到演奏家们的重视。和同袍李斯特在钢琴上的贡献一样,经由胡拜的创作,匈牙利风的乐曲已成为小提琴音乐中不可缺乏的重要来源。

胡拜(Jeno Hubay1858-1937)这位匈牙利大师舍弃了国外的名声地位,在他终身生的奉献及努力之下,终于使得匈牙利学派得以和比法,俄罗斯,德奥及波希米亚学派一样扬眉吐气,并在二十世纪的小提琴演奏史中开花结果,留下灿烂辉煌的一页。

2015 年 9 月 1 日 阅读:(584)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11237.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