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大卫·奥伊斯特拉赫

1908年9月30日,大卫·奥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 1908-1974)出生在敖德萨。这里曾在数年前诞生过另一位20世纪伟大的小提琴演奏大师内森·米尔斯坦,正是由于两位非凡的大师共同生于此地,使得这座并不算太大的城市变成了全世界都为之瞩目的地方。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的家庭应该算是一个音乐家庭,他的父亲虽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但却是一位会拉小提琴以及演奏其它乐器的业余音乐家,而他的母亲则是一名专业的歌唱演员,曾在当地歌剧院的合唱队中工作。奥伊斯特拉赫从小便十分热爱音乐,当年,母亲经常带着他去歌剧院中看歌剧,这使得幼小的奥伊斯特拉赫对人声、旋律和歌唱性有了非常直接的感受,同时对管弦乐队也开始产生出了一种特殊的迷恋。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从五岁起开始学习小提琴,他的第一位老师,也是他终生唯一的老师,是当时居住在敖德萨并在那里展开积极教学活动的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斯托利亚尔斯基。斯托利亚尔斯基是一位有着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天才的诱导能力的伟大教育家,他本人曾受到过来自德国和捷克的前辈小提琴家们的教育,因此在教学理论中有着许多这方面的痕迹。另外,他还是一位十分擅长发现儿童天才的教师。米尔斯坦和奥伊斯特拉赫投身在他的门下,就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例子。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跟随着斯托利亚尔斯基学习了几年,在专业技术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正在这时,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他的父亲参军上了前线,这样一来,奥尹斯特拉赫一家便由此陷人了贫困的生活状态中。即使是这样,斯托利亚尔斯基也没有放弃对奥伊斯特拉赫的培养,他认准了奥伊斯特拉赫的才能,宁愿不收学费来教授他的这位天才学生。就这样,他一直把奥伊斯特拉赫当作自己教学中的特殊重点来培养。1923年,15岁的奥伊斯特拉赫进人了敖德萨音乐学院(当时称为音乐戏剧专科学校),继续在斯托利亚尔斯基的班上学习。进人音乐学院以后,他的音乐才能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发挥,在他入学后的第一年里,便作为独奏者与乐队合作,演奏了巴赫的《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并且受到了所有现场观众们的一致称赞。

1924年,他首次举行了正规的独奏会,为听众演奏了塔蒂尼的《魔鬼的颇音》奏鸣曲和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等多首难度颇大的乐曲。1926年,18岁的奥伊斯特拉赫从敖德萨音乐学院毕业了,这时,他所取得的惊人成绩,已经显露出了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演奏家的初步特征。据资料记载,当时精力旺盛的青年奥伊斯特拉赫在毕业音乐会上,以令人难以至信的精神活力和高超技艺,为现场的听众演奏了巴赫的《恰空舞曲》,塔蒂尼的《魔鬼的颤音》奏鸣曲,普罗科菲耶夫的《D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鲁宾斯坦的《中提琴奏鸣曲》(他在学院中兼学这种乐器)。

1927年,大卫·奥伊斯特拉赫应邀赴基辅等地进行巡回演出。这次巡回演出是他自音乐学院毕业之后,首次在社会公开场合中正式亮相,这对他本人来说,无疑是一次十分重要的考验,因此作为一个初出茅芦的青年独奏家,他自己非常重视这次有意义的活动。此次巡回演出,奥伊斯特拉赫在著名作曲家格拉祖诺夫的亲自指挥下,在各地极其成功地演奏了这位作曲家的那首脍炙人口的《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受到了作曲家本人和广大听众的热烈赞扬。格拉祖诺夫对奥伊斯特拉赫的惊人演奏天才极为赏识,并由此与他结下了长达数十年之久的深厚友谊。

在20年代中,大卫·奥伊斯特拉赫作为一个从地方城市中涌现出的青年小提琴演奏家,既有着磨难的挫折,也有着辉煌的喜悦,然而最终他还是以自身超群般的天才,征服了包括最为挑剔的人在内的广大听众,从而点得了人们对他的一致公认。1928年,20岁的奥伊斯特拉赫来到了首都莫斯科,他要在这里继续一展宏图。但是,莫斯科毕竟不同于其它小城市,这里汇集着当时全苏联的许多一流音乐大师,在音乐创作、音乐演奏和音乐欣赏方面都代表着全国的最高水平,所以对任何一个初到这里的年轻音乐家来说,都将会遇到异常艰苦和严峻的考验,这一点对当时的奥伊斯特拉赫来说,也同样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但是,奥伊斯特拉赫毕竟不是一个一般人,他很快就以自己那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吃苦的精神,战胜了初到莫斯科时所遇到的生活及工作上的困难,同时又以自己身上的巨大艺术魅力,很快将一个天才小提琴家的形象牢固地树立了起来。值得特别一提的是,这位青年小提琴家此时遇到了一位如意的终身伴侣—身为钢琴家的塔玛拉·罗塔雷娃,他们之间互相勉力,互相帮助,最后十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幸福的婚姻给奥伊斯特拉赫带来了好运,就在他们结婚的这一年,奥伊斯特拉赫在哈尔科夫举行的青年演奏家竞赛中获得了冠军,赢得了他青年演奏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胜利。而原本是一位颇具才能的青年钢琴家的塔玛拉却甘愿为了丈夫的前程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在以后他们所共同生活的年代中,塔玛拉不仅生下了他们唯一的,后来亦成为世界著名小提琴家的儿子伊戈尔·奥伊斯特拉赫,而且在几十年的生活中始终细致地照料着她的丈夫。据说当奥伊斯特拉赫举行音乐会时,她总是怀着紧张的心情守候在后台的休息室中,并为他预备好一杯水和一条毛巾。她从不坐到观众席上去,总是独自一人在那里为丈夫的演奏默默地祈祷。

1934年,大卫·奥伊斯特拉赫被聘为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副教授。从此以后,他不仅作为独奏家广为人知,而且作为教育家开始了一项新的事业。在获得了音乐学院副教授的职务后,奥伊斯特拉赫得到了一套不错的住房,从此结束了他那不断分居的游荡生活。1935年,27岁的奥伊斯特拉赫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中又赢来了新的辉煌。这一年,他在于列宁格勒举行的第二届“全苏音乐比赛”中,荣获了无可争议的冠军。当时的评委有著名的小提琴家波利亚金,小提琴教育家斯托利亚尔斯基和作曲家哈恰图良等人,大家一致认为,奥伊斯特拉赫的演奏天才是稀有的,只有他才是最为完美的第一名。此次胜利仅过了几个星期,他又在波兰的“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中取得了第二名,从而开始引起了国际乐坛的关注。在1935年到1936年这一年中,他先后来到波兰、土耳其和瑞典等国家进行了巡回演出,向人们充分展示了他那极富个性的演奏。1937年,奥伊斯特拉赫终于赢来了举世公认的时刻,在这一年举行的比利时“伊萨依国际小提琴比赛”(后改称为“伊丽莎白皇后国际音乐比赛”)中,他力挫群雄,取得了这项当时代表着最高竞技水平的小提琴比赛的冠军。从此,他在西方音乐界中开始有了特殊的名声。在比赛获奖之后,他立即开始在比利时、荷兰、英国和法国等国家中进行巡回演出,由于他那极富新鲜感和充满人情味的技艺与风格,使得他在所到之处都赢得了当地听众的巨大的反响。正当他的国际演奏生涯一帆风顺地发展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刚刚取得一些世界影响的奥伊斯特拉赫被迫与西方音乐界失去了联系。但是,尽管是在战争时期异常困难的倩况下,他也一刻没有放弃手中的小提琴,作为一个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威望的小提琴演奏大师,他始终坚持以自己的艺术来为祖国服务。在这段时期中,他经常带着自己的小提琴,穿梭在前线和后方的各个地区和单位中,为那些奋勇保卫祖国的战士们演奏,受到了人们的一致好评。为此,国家特地给他颁发了荣誉奖章。

战争结束以后,奥伊斯特拉赫便重又开始了他的一系列正规演出。1945年,20世纪中两位伟大的小提琴演奏大师乔治·埃奈斯库和耶胡迪·梅纽因师徒,分别对前苏联进行了访问。作为当时前苏联小提琴演奏艺术的权威,奥伊斯特拉赫与他们进行了极其完美的艺术合作,通过艺术交流和一起举行音乐会,他们之间不仅在学术方面相互加深了了解与促进,而且在感情上也成为了亲密的朋友。奥伊斯特拉赫通过与埃奈斯库和梅纽因的交往,从中学到了许多他认为终生受益的东西。

由于战后东西方冷战的关系,奥伊斯特拉赫直到50年代的初期才开始重新在西方世界中演出。1953年,他作为评委参加了当年在巴黎举行的“玛格丽特·隆-雅各·蒂博国际音乐比赛”。在比赛结束后,他作为特邀独奏家在巴黎的夏乐宫大厅中举行了独奏会,为当地的听众演奏了莫扎特、勃拉姆斯和哈恰图良的等著名小提琴协奏曲。他那炉火纯青的演奏技艺使得整个巴黎都为之轰动,人们惊叹在多年的东西方隔绝之后,竟能够听到如此完美和扣人心弦的演奏。当地的各大报纸都纷纷发表了热烈赞扬的评论,他们佩服之至地将奥伊斯特拉赫誉为“来自莫斯科的帕格尼尼”。

1955年,奥伊斯特拉赫首先在伦敦访问出引起了轰动,即而就在日本和美国掀起了“奥伊斯特拉赫狂潮”,尤其是在美国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中的演奏,简直就是一场盛大而狂热的聚会。据说,在音乐厅门前排队购票的人达到了七千人之多,更为重要的是,当时定居在美国的众多一流音乐家,都来到了音乐厅中聆听他的演奏,这些重要人物包括小提琴家克莱斯勒、埃尔曼、米尔斯坦、弗朗切斯卡蒂、斯皮瓦科夫斯基、斯特恩,歌唱家罗伯逊、施瓦尔茨考甫和指挥家蒙特等人。而克莱斯勒的出席和赞扬,使得奥伊斯特拉赫尤为激动,因为当时他心中最为崇拜的人物就是这位20世纪小提琴演奏艺术的鼻祖。

奥伊斯特拉赫此次在美国取得的辉煌成功,彻底地奠定了他作为20世纪中最伟大的小提琴演奏大师的地位,人们由此将他与神奇般的海菲茨并列起来,将他看作是近代小提琴演奏艺术中最重要的龙头人物之一。1957年,这位德高望重的小提琴大师来到了中国访问演出,在北京和上海等地举行了极其精彩的音乐会。当时我国的广大音乐工作者和音乐爱好者们,对奥伊斯特拉赫那精湛的演奏艺术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的来访与演奏,对于年轻的中国小提琴演奏事业来说,无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我国的小提琴艺术工作者们,不仅从他的演奏中广开了视野,而且学习到了许多技术和观念上的先进东西。

作为一个具有非凡能力的艺术家,奥伊斯特拉赫有着无可比拟的充沛精力。他将整个一生都投放在了他所酷爱的音乐事业上,据说他在一年当中,基本上是半年留在国内教学和演出,半年到世界各地巡回演出。此外,灌录唱片也是他最为主要的工作,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当中,他为世界各大唱片公司灌录了数不尽的经典乐曲,这些记录着他无与伦比的演奏技艺的精美唱片,今天都已成为广大音乐爱好者手中难得的珍品。

奥伊斯特拉赫不仅是一位举世无双的小提琴演奏大师,同时还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家和中提琴演奏家,他在这两方面所做出的贡献,同样享有着很高的荣誉。1954年,他以杰出的天才和光辉的业绩获得了“苏联人民演员”的称号, 1960年又获得了象征着巨大荣誉的“列宁勋章”,此外,他还多次获得了斯大林奖金以及其它国家为他授予的荣誉称号。

在世界上成千上万的小提琴演奏家当中,真正能够称为艺术家的并不多见,而被举世公认的杰出艺术家则更为少见。但奥伊斯特拉赫不仅是被人们所公认的伟大而杰出的艺术家,而且还是这些艺术家中最有特殊性和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他将真挚的情感和完美的技艺融为一体,在小提琴演奏艺术的发展方面,他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在演奏技巧方面,奥伊斯特拉赫是一位具有着惊人能力和辉煌效果的能手,他有着左右手超群的优秀素质和极为出色的控制能力。他的右手运弓有着出神入化般的效果,其丰富、细腻和大幅度的层次变化,是他那精湛的运弓技术的良好体现,正是由于这种精湛的运弓技巧,才使得他演奏出来的音色温暖甜美,明净光洁,既有着银铃般的清晰感,又有着天鹅绒般的柔美感,听起来能够给人带来一种沁人肺腑的感受。他的左手技巧也是高超和富有特色的。首先,他有着极好的音准控制能力,不论是多么复杂的双音、和弦及快速经过句。他都能以精确的音准和干净的音质演奏出来,从不显得勉强和拖泥带水。虽然他的演奏并不以“快”取胜,但其左手运指速度从本能上来说却是快得惊人的,一但乐曲的内容需要他快速演奏时,他就能够以奇快的速度来进行完美的演奏,这种带有神奇色彩的能力,的确是一种罕见的天才表现。此外,他的左手技术优势还体现在他那极富个性的揉弦上。他的揉弦幅度和速度适中,具有着温暖、饱满和甜蜜的效果,这种效果与他那出色的运弓技术相结合,产生出了一种十分高雅的艺术品味,而他本人则将这种效果和品味看作是表现音乐的一个重要手段。

奥伊斯特拉赫的演奏风格,在20世纪的小提琴家中是最有个性和特色的。在演奏当中,他十分善于以朴素高尚的情调去表现原作的精神,同时以真诚的态度赋予音乐以自然的气息和深刻的意境。他的演奏气势宏大,感情豪放,音乐处理细腻而富于逻辑性,在演奏内容深奥的大型作品时,既能够抓住音乐内在的情感,又能够表现出丰富的戏剧性效果,而在演奏精美的小品乐曲时,他又能够做到灵活、风趣和富有感染力。在近代的小提琴演奏家当中,奥伊斯特拉赫是“歌唱性”最强的典范人物,他在演奏当中所表现出的乐句起伏变换和力度对比,是任何人都模仿不出的,代表着他本人所特有的天才个性。这些与众不同的特点,在他演奏各种不同风格的作品时都有着明确的体现,总的来看,它们都是贯穿于奥伊斯特拉赫的全面音乐思维中的必然因素。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常常将奥伊斯特拉赫的演奏与海菲茨的演奏相比较。有人说,海菲茨的演奏是最精致的演奏,他的演奏艺术体现出了近代小提琴演奏艺术中最为科学和最为精确的一面,而奥伊斯特拉赫的演奏是最富有人情味的演奏,他的演奏艺术代表着宇宙间自然和人性的特征。这话的确不无道理,从整体来看,在他们各自的演奏艺术当中,的确有着很多不同的差异。海菲茨是一位自我意识很强的演奏家,在演奏中天生的因素占有着很大的比重,而奥伊斯特拉赫则是一位有着严密逻辑性的演奏家,因此他的演奏总是使人感到处处有条有理,张驰有度。虽然从表面上看奥伊斯特拉赫的演奏显得温暖、宽阔和宏伟,而海菲茨的演奏显得冷峻、精致和辉煌。但这主要是两位大师的不同性格和不同气质所造成的,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他们二人都具有着丰富的内在激情。在论述到他们二人的演奏风格时,曾经有人做出这样的比喻和评论,“海菲茨的演奏就如同一件珍贵的象牙雕刻工艺品,它虽然精美绝伦,但却免不了有些‘冷’的感觉,而奥伊斯特拉赫的演奏则像是充满着阳光的大草原一般,其中尽涵着博大的气宇和丰富的情感。”

任何一个成功的小提琴家都会在成才之路上拥有自己的偶像,奥伊斯特拉赫也同样有着这样的崇拜对象。在他年轻时,蒂博、埃奈斯库和克莱斯勒在他的心目中占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尤其是克莱斯勒,他在演奏中那种自然的、无拘无束的亲切风格,曾给奥伊斯特拉赫带来了很深的影响。大约从20年代起,他就刻意地学习着克莱斯勒的这种风格,后来,他又在自己的演奏中,将这种风格进一步地发展了下去,使之变成了奥伊斯特拉赫式的甜美与亲切风格。可以说,克莱斯勒是奥伊斯特拉赫最为钦佩的小提琴大师,他的演奏风格是这位后辈大师在艺术上借鉴和学习的极好榜样。

奥伊斯特拉赫是20世纪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伟大小提琴家,他在前苏联所占据的地位则更是无人能比的。由于他所拥有的过人天才和崇高威望,使得他得到了前苏联众多著名作曲家的信任。这些作曲家出于对他的仰慕和尊敬,纷纷将自己的作品题献给他,这些作品包括肖斯塔科维奇的两首小提琴协奏曲,米亚斯科夫斯基、哈恰图良和拉科夫的小提琴协奏曲和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一小提琴奏鸣曲》等。

在世界小提琴演奏艺术史上,奥伊斯特拉赫是以演奏作品繁多而著称的。在他的演奏目录中,包括着从维瓦尔弟巴赫直到亨德米特和巴托克等几乎所有的古今小提琴名作。当年,他曾在一个音乐季中连续举行过五个音乐晚会,每晚演奏三首不同风格的协奏曲,一共演奏了15首时间跨度在200年以上的,不同时代的著名协奏曲,创造了小提琴演奏史上的奇迹。尽管如此,人们还是认为他在演奏古典及浪漫主义作品,特别是俄罗斯作曲家(尤其是柴科夫斯基)的作品方面,具有着无与伦比的价值和成就。

和许多著名的小提琴大师一样,奥伊斯特拉赫也是一位出色的小提琴教育家。多年来,他一直在莫斯科音乐学院中从事着积极而又卓有成效的教学工作。在他培养的学生中,许多人都成为了后来享誉世界乐坛的杰出人物,其中包括伊戈尔·奥伊斯特拉赫、瓦列里·克利莫夫、维克多·皮凯金、吉顿·克莱默和帕尔霍缅科等人。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是国际比赛的获奖者,其中吉顿·克莱默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最活跃和最有影响的新一代小提琴大师了。

奥伊斯特拉赫一生都在勤勤垦垦地为音乐事业而奋斗,他在那无比辉煌的艺术生涯中,不仅作为独奏家而誉满世界,而且在室内乐领域中也创造出了极其光彩的业绩。当年,他与著名钢琴家奥波林、著名大提琴家克努塞维茨基所组成的三重奏小组,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最佳组合之一。他们三人一起演奏了大量的室内乐作品,通过旅行演出和灌录唱片,他们的影响扩展到了全世界。遗憾的是克努塞维茨基过早地去世了,从此,心灰意冷的奥伊斯恃拉赫不愿意再与任何人合作,因为与别人合作,他始终找不到与克努塞维茨基一起合作时的良好感觉,就这样,他在后半生中再也没有演奏过三重奏。不过,他与奥波林之间的合作却一直延续了下去,他们二人合作演奏了几乎所有著名的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

也许是上帝的不公正,也许是它故意要给人们带来巨大的悲痛和遗憾。1974年10月24日,正当这位伟大而谦逊的艺术家即将登上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的舞台时,由于心脏病碎发而骤然离开了人世。噩耗传开,无法形容的悲痛向人们袭来,人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位杰出的小提琴大师竞以66岁的年龄过早地辞世。一时间,全世界都为之震动,对于这一永远无法弥补的损失,著名小提琴大师斯特恩说得尤为恳切,他说:“他的逝世,使我感到不仅失去了一位伟大的同行,而且如同失去了一位亲兄弟。”然而对于全世界的音乐爱好者来说,失去的则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一位在小提琴艺术史上永放异彩的超级巨星。

2013 年 5 月 28 日 阅读:(1,377)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2809.html

『相关文章推荐』

2 Responses to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