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贝德瑞赫·斯美塔那

贝德瑞赫·斯美塔那贝德瑞赫·斯美塔那

捷克作曲家、钢琴家和指挥家、捷克古典音乐奠基者贝德瑞赫·斯美塔那(Bedrich Smetana 1824-1884)在1824年3月2日生于捷克东南部的里托迈希这一古老城市,父亲是酒坊主,会拉小提琴。由于生活关系家庭多次迁徙,斯美塔那得以从小熟悉许多城市附近的农民生活及其歌曲舞曲,对捷克普通人民的热爱终生不衰。斯美塔那的音乐才能自小就已显露:四岁开始学小提琴,翌年便能参加四重奏演奏海顿的作品,六岁当众演奏钢琴并开始尝试作曲。中学毕业后,他自修音乐,到1843年,已在一则日记写下这样的话语:“但愿上帝恩佑,使我在技巧上成为李斯特,在作曲上成为莫扎特”—这时他已决定献身于音乐事业了。

1844-1847年,又到布拉格拜师学习,进展很快,这期间,用封·彪罗的话说,他已经是当时肖邦作品的最优秀的演奏者之一。此外,他还写出不少圆舞曲、方阵舞曲、加洛普舞曲和波尔卡舞曲等作品,1851年通过李斯特的介绍出版的钢琴曲《六首特性乐曲》(列作品第1号),就是在这一时期写出的。为此,他曾说过,“是李斯特把我带入艺术的世界”,但是斯美塔那真正得到艺术世界的承认,却在若千年之后,而其中的转折点则是1848年的革命事件。

当1848年革命爆发时,斯美塔那在这如火如荼的革命现实直接影响之下,在很短的时间内创作出一系列反映这一伟大事变的作品,包括《两首革命进行曲》、《民族近卫军进行曲》和《自由之歌》等、革命赋予斯美塔娜以力量,帮助他意识到推动现实前进的思想与艺术的功用。他的这些作品第一次出现了热情奔放的旋律,其中还隐约现出胡斯运动时期捷克颂歌的影响,但是,他的创作所拥有的民族气质,只是在成熟时期才得到完美的体现。在革命失败后的反动时期,斯美塔那主要以教课养家糊口,四个孩子接连有三个去世,又使他的生活蒙上一层更加阴暗的色彩,他越来越强烈地感到在布拉格实在无法容身,最后终于接受李斯特的建议到国外小住。

1856—1861年间,斯美塔那住在国外——大部分时间住在瑞典的歌德堡,在那里组织乐队和指挥交响音乐会,还到德国、丹麦和荷兰等地成功地进行钢琴演奏。如果说,1848年的革命使斯美塔那的世界观发生决定性转折的话,那么,在国外生活的五个年头,由于对祖国时深切思念,又有助于巩固他的民族理想,使他意识到自己负有成为捷克民族艺术家的神圣使命。这五年间,斯美塔那的创作分两条路线发展:一方面,他继续早年创作钢琴曲的经验,义以充满诗意的捷克波尔卡舞曲形式等出了《回忆捷克》的钢琴套曲;另一方面,他创造性地运用李斯特所奠立的交响诗体裁,写出了《查理三世》(莎士比亚)、《华伦斯坦的阵营》(席勒)和《雅尔·哈康》(艾伦什奈格尔)。这三首交响诗中的崇高激情和戏剧性,预示了斯美塔那一些歌剧的风格,它那乐天和欢乐进发的场面,成为他的歌剧《被出卖的新娘》序曲的蓝本,所有这些,也为他后来写出的范作《我的祖国》做好了必要的准备。

1861年春,斯美塔那回到布拉格,就此几乎没曾再离开过捷克的首都。

这时侯,斯美塔那三十七岁,满怀创作的激情和力量,全身心地投入领导独立发展捷克民族音乐文化的广泛活动:他同进步知识分子组织起一个团结爱国作家、画家和音乐家的“艺术俱乐部”,自己领导这个俱乐部的音乐组;他为1862年建立的“临时剧院”接连不断地写作歌剧,包括记述十三世纪捷克人民抗击德国封建主义这一史实的《勃兰登堡人在捷克》(1863年),反映捷克人民乐观精神的《被出卖的新娘》(1866年) 、借十五世纪末的传奇以强调解放斗争思想的《达里波尔》(1867年)和描写古捷克明智的女执政官的史诗以歌颂人民的不朽功业的《里布斯》(1872年)等。他领导著名的男声合唱团 “布拉格赫拉霍尔”(H1ahoI Prank),以“心向祖国”为号召,在捍卫民族文化的斗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为了唤醒捷克人民建立自己的音乐文化的民族感情,他积极撰写文章,大力宜传捷克本国作曲家的作品。在这段时间,斯美塔那经常是同时进行两三种作品的写作,一部作品尚未完成,另一部作品又已开始、在创作歌剧的同时,还为合唱团写合唱曲,构思钢琴曲及大型交响音乐作品。

但是,斯美塔那在各方面进行的斗争却相当艰巨、他受到论敌的攻讦和凌辱也持续不断:他的第一部歌剧《勃兰登堡人在捷克》写出后过了三年才得以公开演出,第三部歌剧《达里波尔》只上演六场便被迫停演。1874年,他新写的歌剧《二寡妇》受到的恶意攻击,使他的神经严重震荡,甚至酿成耳聋的惨剧——对一个音乐家说来及是最惨重的灾难。为此,他不得不辞去剧院指挥的职务,幽居乡间专心写作,在他一生的最后十年当中,继续与出他的划时代的交响诗集《我的祖国》四部歌剧——《吻》(1876)、《秘密》(1878)、《鬼墙》(1882)和《薇奥拉》(1884年,只写出第一幕)、以及一系列钢琴、室内乐和合唱作品。斯美塔那的晚年生活艰难,实际上只依靠出卖作品获得的一点近似施舍的收入生活;他的经历显著消退,还长感觉出现各种幻想,有时甚至失去理智。1884年5月12日,斯美塔那终于走完他的一生的道路,死于布拉格的精神病院,葬在维谢格拉德公墓的捷克名人祠中。

斯美塔那在哈布斯堡反动政体压迫的困难社会条件下,热情地维护崇高的民族艺术理想,他的一切活动都只围绕着这样一个主要目的,即用音乐帮助捷克人民争取自由和独立的斗争,培植他似勇敢乐现的精神和正义事业必胜的信念。因此,他的作品像一面面战争的旗帆,时时激发着捷克人民的民族骄傲感情,长时期以来一直成为反抗异族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的象征。斯美塔那在奠立捷克古典音乐方面所起的历史作用,可以同格林卡在俄罗斯音乐史上的地位相比,人们常把斯美塔那称为“捷克的格林卡”,这确是对他恰如其分的评价。

2013 年 12 月 12 日 阅读:(473)
Categories: 综合文献 Tags: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4223.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