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格雷戈尔·皮亚蒂戈尔斯基

格雷戈尔·皮亚蒂戈尔斯基格雷戈尔·皮亚蒂戈尔斯基

格雷戈尔·皮亚蒂戈尔斯基(Gregor Piatigorsky 1903年4月17日-1976年8月6日)是20世纪最著名的弦乐大提琴演奏家之一。他1903年生于乌克兰,1976年在洛杉矶去世。作为国际性的独奏大师,他的演艺生涯持续了四十多年,特别是在20世纪的40年代和50年代初,卡萨尔斯已经退休,费尔曼(Feuermann)也已去世,而作为皮亚蒂戈尔斯基继任者的斯塔克、罗斯和罗斯特罗波维奇三位艺术家还不够成熟,富尼耶(Fournier)的旅行范围又很有限,当时的皮亚蒂戈尔斯基堪称世界上最杰出的大提琴巡演大师。他热爱旅行、喜好社交且四海为家,既有像托斯卡尼尼、斯特拉文斯基、鲁宾斯坦和勋伯格这样的朋友,也能在乡间小镇与农夫开怀畅饮,这是多么富有传奇色彩的生活经历啊。

皮亚蒂戈尔斯基不是”神童”,或许是他的天资使他很快成长起来。他7岁开始练琴,两年后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15岁成为Bolshoi歌剧院的首席大提琴。1921年他从俄国革命的突变中逃脱,在莱比锡随朱利叶斯·克伦格尔(Julius Klengel 也是费尔曼的老师)学习,21岁时成为富特文格勒指挥下的柏林爱乐乐团的大提琴首席。1929年,他离开乐团,从事独奏演出。他与Lyda Antik的第一次婚姻结束后(Lyda Antik后来嫁给了富尼耶),又与Jacqueline Rothschild结婚,并在1939年移居美国,三年后成为美国公民。

起初,皮亚蒂戈尔斯基在阿第伦达克山脉(Adirondacks)买了房产,还帮助伊凡·加拉米安(Ivan Galamian)创办了Meadowmount学校。后来他来到费城,接替费尔曼任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大提琴教授,最终在1950年定居洛杉矶,与海飞茨一起在南加州大学任教。皮亚蒂戈尔斯基是位尽职的教师,他的教学质量令人称道,他的学生包括Lorne Munroe, Mischa Maisky, Nathaniel Rosen(第一位获得柴可夫斯基大赛的美国大提琴家), Stephen Kates, Lawrence Lesser, Dennis Brott, John Martin, Christine Walewska, Rafael Wallfisch, Leslie Parnas, 等等。

haifeicihezuopiyage

皮亚蒂戈尔斯基一生中有许多值得一提的辉煌时刻,他每年的巡演遍及世界各地,都是与当时最著名的管弦乐团和指挥家合作。他首次录制了肖斯塔克维奇的奏鸣曲,与斯特拉文斯基合作录制了《意大利组曲》,1940年首演欣德米特的协奏曲,1948年首演欣德米特的奏鸣曲,1957年首演沃尔顿的协奏曲。他还是位多产的改编者,许多改编作品出版发行并在世界各地演出。皮亚蒂戈尔斯基热心于室内乐演奏,先后参加过三个钢琴三重奏团:第一次是与阿图尔·施纳贝尔和卡尔·弗莱什合作,第二次与弗拉迪米尔·霍洛维茨和内森·米尔斯坦合作,最后一次是与阿图尔·鲁宾斯坦和雅沙·海菲兹合作。

皮亚蒂戈尔斯基录制的唱片相当丰富,只是有些质量不高。最早的唱片是1925年为Parlaphone录制的《罗可可主题变奏曲》,展示出他的大师风范,只是唱片的”交流电”声太大。20世纪的30和40年代,皮亚蒂戈尔斯基的大部分唱片都是在伦敦为HMV或哥伦比亚公司录制的。50和60年代他成为RCA的艺术家,此时录制的最著名唱片包括:与明希(Munch)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合作演奏的《唐吉柯德》,与鲁宾斯坦合作的布拉姆斯《E小调奏鸣曲》,与明希合作的沃尔顿协奏曲,与卢卡斯·福斯(Lukas Foss)合作的德彪西奏鸣曲,以及许多小品。其他的唱片还有:贝多芬、布拉姆斯和斯特劳斯的奏鸣曲,德沃夏克、圣-桑斯、舒曼和布拉姆斯的双提琴协奏曲,以及一些加演小品等等。为RCA(美国无线电公司)录制的作品主要是与海费兹合作的室内乐,除了四重奏,还有与钢琴或弦乐合作的作品。这个时期,出于对卡萨尔斯的敬畏,皮亚蒂戈尔斯基没有录制过巴赫的无伴奏组曲。

皮亚蒂戈尔斯基个头很高,超过6英尺。那把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在他手中就像一个玩具,他总是用一只手提着琴像握着一支标枪一样大踏步地穿过管弦乐队来到前台,演奏时常常闭着眼睛,留给人们一个英俊庄重的侧面形象。他演奏中的动作非常简洁,但音量很大,像卡萨尔斯那样身材矮小的演奏家所需要的全弓力度,皮亚蒂戈尔斯基只用半弓就能达到。在弓子的任何部位,他都能表现出最为丰富的音色变化,他热衷于各种发音的快速变换,即使只有几个音符也不放过。最令人惊异的是他的连顿弓。在Kultur以《海菲兹/皮亚蒂戈尔斯基》为标题的录像中,皮亚蒂戈尔斯基演奏了舒伯特的几首变奏曲,他那既能在上弓运用又能在下弓运用的连顿弓,简直难以置信。他演奏的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也是对运弓的极大挑战,尽管许多人尝试过,但没有人像他那样演奏得如此轻松自如和才华横溢。

他的左手也非常规范,在较低的四个八度中,他都能轻易而自然地在指板上快速换把。他演奏的颤音如”通电”般令人激动,即使是在较低的琴弦上也能产生丰满的音色。不是每位听众都能学会他的颤指,因为身材高大,如果他像大多数大提琴家那样用整个手臂来颤指就会难于控制,他只用手腕的运动就能做出比较舒适的颤指来,只是有时的颤指略带鼻音。由于他并不注重颤指的运用,他也就不太关心有人把他录音中的一些片段与罗斯或富尼耶演奏的黄油般的声音相比较。总而言之,皮亚蒂戈尔斯基的演奏所展示出的融时尚,热情和富有人性于一体的风格特征是无与伦比的。

皮亚蒂戈尔斯基为RCA录制的所有的协奏曲和室内乐录音都已经转制成CD唱片,但至少还有两盘音乐会作品没有再版过。他早期为诸如Testament,Biddulph,Arlecchino和Pearl等各种唱片公司录制的作品大部分都可以利用。还有许多有趣的历史珍闻,比如:用八度的跳进来演奏《罗可可主题变奏曲》第五变奏的反复经过句(1925年),在舒曼协奏曲慢乐章中使用了拨奏与拉奏相混合的三连音伴奏音型(1934年),在肖邦的《波兰舞曲》中加入了装饰音,使之与费尔曼的演奏版本出入很大(1940年),在肖斯塔克维奇奏鸣曲的第二乐章中运用了带滑音的和声进行(1940年)。

应该说,皮亚蒂戈尔斯基与明希合作的《唐吉珂德》是他最卓越的录音之一,Kultur的录像更是每一位大提琴家收藏的珍品。BBC还拍过一部皮亚蒂戈尔斯基在英国首演沃尔顿协奏曲的电影,但愿这部精彩的杰作能够公开发行。对我们来说,尽管有些复制的录音质量很差,但皮亚蒂戈尔斯基现场演奏的精华还是能够领略到的。有时偶尔的技术纰漏也很明显,但舞台上的他似乎总能从同事和观众们的身上获得能量和激情。1944年他与Rodzinsky指挥纽约爱乐乐团合作录制的《所罗门》就是如此。尽管有时候他们的合作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但处于事业高峰期的皮亚蒂戈尔斯基仍以演奏大师的风范展现出无穷的魅力,这也是当今录音中难得一见的。

皮亚蒂戈尔斯基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除了我们演奏的作品,一年一度以他名字命名的大师班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天才青年大提琴家有机会向顶尖级的独奏家学习,还有大量的精彩唱片和电影所带来的精神上的享受。所提到的每一位皮亚蒂戈尔斯基的学生都为老师的教学,老师的人品以及他对学生全面发展所给与的精心指导而感到极大的自豪。老师的审美理念也通过年轻艺术家们得以流传下来,他为我们的音乐世界留下了无比丰厚的财富,让我们受益无穷。

2015 年 12 月 13 日 阅读:(927)
Categories: 大提琴 Tags: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12281.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