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作坊

海飞兹与其他著名演奏家钟爱的琴弓

jideqingongNikolaus Kittel c.1860年

一位伟大的小提琴家,通常都与他们所用的琴和弓有着密切不可分的关系。约阿希姆(Joachim)、萨拉沙泰(Sarasate)及米尔斯坦(Milstein)使用的是斯特拉迪瓦里琴(Strads);帕格尼尼(Paganini)、伊萨伊(Ysaÿe)和海飞兹(Heifetz)则是选用耶稣·瓜尔内里琴(Guarneris)。但是对于他们所使用的弓,似乎没有人注意过!

当听众激动地对帕格尼尼的神技及所用的琴「加农炮」(Canon,Guarneri del Gesù)赞叹不绝时,却忽略了其所持之弓。在许多方面,弓比琴更具「个人属性」(the bow is even more personal than the instrument)。 一把弓的良窳,其影响甚至比琴还要深远。弓必须被演奏家用极其敏锐的感受性加以操控,才能使琴发出变化万千的多彩音色,可以说是小提琴家手中的神奇魔棒(magic wand)。一个缺少经验的小提琴演奏者,通常没有注意到要如何使用一把弓,而一位优秀的演奏家则总是很郑重的挑选它。因此海飞兹时常告诉学生:「弓在演奏上往往比琴还要重要得多!」

一些演奏家都会与特定的制作家(makers)有密切的关系:艾尔曼(Elman)是专用沃林(Voirin)弓的演奏家,谢霖(Szeryng)使用皮卡特(Peccattes)弓,克莱斯勒喜爱希尔家族(Hills)的弓,米尔斯坦则永远使用一把图尔特(Tourte)弓,而维厄当(Vieuxtemps)非常喜爱基德(Kittel)弓,以致于他一口气就收藏了六把。海飞兹的老师奥尔(Leopold Auer)也是基德弓的爱好者,当年从俄国移居美国时,就随身携带了一对。

1740haifeici耶稣·瓜尔内里 c.1740年『Heifetz David』

甚至打从孩提时期,我就一直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造成海飞兹独特的琴音。 诚如众所皆知的,他使用的是一具绝佳的耶稣·瓜尔内里(Guarnerius del Gesù)琴──这算是一个常识──而海飞兹有没有喜爱的弓呢?

当我成为洛杉矶南加大(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in Los Angeles)的学生后,我时常有机会在很多场合上听到海飞兹的演奏。海飞兹先生(“Mr.Heifetz”他总是被如此称呼)在南加大拥有「特殊艺术家教师」的头衔(Special Artist Teacher),并且在这里执教多年。我兴致高昂地仔细观赏了他的演奏活动,并且努力参与记录每场他演出的音乐会和独奏会。在每一场座无虚席的演奏会中,一位好朋友邀请我到录音室去。在那儿,我们得以从距离这位伟人的头顶上方数英尺处,聆赏其演奏,能够很清楚地窥探他的琴和弓。

在一次听审会(audition)中,海飞兹要求观赏我的福洛萨里琴(Frosali)。他试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福洛萨里在艾弥尔·赫尔曼(Emil Herrmann)工作坊时,我的弓一向都是让他修护的。」试完后,我立刻就跑到福洛萨里的工作坊向他报告刚才的经验。马利欧·弗洛萨里(Mario Frosali)曾经在纽约的艾弥尔·赫尔曼工作坊做事,其后移居洛杉矶,专心致力于乐器的制作。福洛萨里告诉我许多海飞兹的趣事。事实上,我是从他口中头一次得知「基德弓」这个名字,也是初次听到海飞兹使用的是基德弓,也常常由福洛萨里维修换弓的马尾。

不久后我接触到班贾明·库烈许(Benjamin Koodlach),他是海飞兹的琴和弓之主要修护者,也是其亲近的好友。 当我在购买早期的中提琴图尔特弓(early Tourte viola bow)的时候,我不经意地问库烈许:「海飞兹用什么弓呢?」他首先提到的就是基德弓,再次就是图尔特、佩卡特和维尧姆(Vuillaume)这几类的弓了。 他同时也提到海飞兹收藏了一把欧利(Eury)弓;但是这把弓已经赠送他的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就是现在国际知名的小提琴家彼耶·阿摩雅(Pierre Amoyal)。 我还记得在南加大的时候彼耶得到这把弓的情景:在自助餐厅,他兴奋地向我展示老师送给他的「奖品」。

库烈许告诉我海飞兹偏爱基德弓。他在为基德弓所开的证书上所写的内容:「就个人而言,我知悉基德弓已经有55年之久了,那时我首次在父亲的工作室换弓的马尾。在海飞兹拥有的许多优异弓里其中的一把,当他比较这些弓的优劣时,这把弓竟拉奏出浓郁而珠圆玉润的音质,并且有特别敏锐的操控性。」

在海飞兹将欧利弓送给彼耶后,我仍然持续地跟他学习,并以他慷慨无私的胸怀为榜样。他时常帮助学生们,不论何时,只要他觉得孩子们需要换好一点的乐器,一具夏诺(Chanot)琴或维尧姆琴,亦或是一把皮卡特、希尔、沃林之类的弓,甚至经济上的资助,他都会谨慎地帮学生处理,而且从不宣扬。他慷慨的情操并不是想让人公开称颂。

让我们回到主题来;海飞兹的基德弓是他最珍爱的弓吗?可由海飞兹的照片和三部电影,以及一些迷你的音乐影片(short musical film),来确定这件事。当影片上出现的弓可以很清楚地辨识时,这些弓其实都是同一把,从二个小地方可以窥见:长度与众不同的银丝包覆(silver wrapping),及沿弓头(head of the bow)而下三分之一处奇怪的印记。

这些印记是由于木头上的节瘤所造成,而且这种特征时常可以在古老而绝佳的弓上发现。后来很幸运地,我有机会在他的演奏会中,坐在第一排,可以一览无遗。这把基德弓也可以从1971年在法国的电视影集「海飞兹」里清晰地看到;现在这影集已有制成影音盘片供应。

我们知道海飞兹这把基德弓,乃是其师奥尔送给他的礼物。为了表示谢意,海飞兹在大约1925年的一篇访谈文中,提到他个人收藏七、八把备用弓,但访问中唯独盛赞这把基德弓,其他的弓则连名字都只字不提。

jidegong2Nikolaus Kittel c.1865年–1870年

尼科拉斯·基德(Nicolaus Kittel)原籍德国,但大约自1825年至1870年都居住在那儿工作。他名闻遐迩,名气之盛被誉之为「俄罗斯图尔特」(Russian Tourte)。他所制作的弓非常稀少,而为人争相罗致,产生极多仿制品。出色的演奏性能,使得基德弓拥有与图尔特和佩卡特弓同等崇高的地位。而制作这些弓的材料都是千挑万选的木材。

有关基德生平事迹文字记载数据极其缺乏,出生与逝世年月日皆不祥,即使其一生最重要在圣彼得堡(St.Petersburg)工作的时期,亦众说纷纭,有1825-1870、有1839-1870,亦有1840-1880⋯⋯多种不同的记载。他的弓具有最佳坚韧力度和弹性,特别是浅巧克力颜色圆形弓杆的弓,更是他制作的弓中之极品。基德以弓闻名于世永垂不朽,世人皆以为他只是弓的制作家(Bow Maker),其实也是一位卓越的提琴制作家(Violin Maker),专注于再现古克里蒙纳(Cremonese)乐器之美,具有科学依据达成美化的技艺能力与巧思。甚少制作提琴族系(Violin Family)乐器,但所制作的提琴皆精挑细选木材,乐器极为精美。

0305212958Nikolaus Kittel c.1860年

这把大约制于1860年的「“海飞兹”基德弓」(the“Heifetz”Kittel),是一把真正“ne plus ultra”(无可超越)的弓中极品。用色泽光亮的伯南布哥(Pernambuco)木,饰以火热感的半透明物品做成。弓杆(stick)为圆形,橙棕带有金黄色(golden orange-brown)。图尔特弓的模式(the style of Tourte),弓头(head)的部份较为丰满、圆顺,而有狭窄的刻槽。乌木握柄(ebony frog)姆指所按的部位略微被切削(这有可能是海飞兹所刻)。众所皆知海飞兹喜欢重量适中的弓,而他的基德弓缠了银丝后,刚好为58克重。海飞兹用此弓表演的频率相当高,而这把弓也一直保持在最佳状态,唯一的例外就是在弓的末端(the end of the bow),第三指握持特别着力的地方,造成一点小小的磨损──这就是所谓「俄罗斯握弓法」(Russian bow grip)的效应。

jidegong3Nikolaus Kittel c.1860年

虽然基德弓是海飞兹最喜爱的弓,但他并非只用这一把,为了不同的目的,还有其他的弓作为别的用途;像希尔弓,他用来教学或和朋友一起演奏室内乐。大家也都知道,他曾经收藏了至少二把图尔特弓和几把皮卡特弓,一把用黄金和玳瑁装饰的维翁弓及许多希尔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海飞兹只有一把基德弓。海飞兹逝世后,这把基德弓由克莱儿·霍金丝(Clair Hodgkings)所继承。她是大师以前所教导的学生,并在1965至1976年为其助教。目前从事教学工作,并担任「詹特瑞勒音乐节」(Chanterelle Music Festival)的艺术总监(Artistic director)。此一音乐节是为不分年龄、不分职业或业余的演奏者而设立的夏日音乐活动,用以纪念海飞兹的喜爱教学与室内乐演奏。

海飞兹终身抱持侠义精神。身后,他把珍爱的耶稣·瓜尔内里琴捐献给旧金山市,令世人崇敬不已。 如想一睹这把名琴,可在杨氏博物院的荣誉军团馆(the Young Museum’sLegion of Honor)清楚地欣赏到。在耶稣·瓜尔内里琴旁有一把H.K记号的弓一起展示,经过求证,证实这是一把卡斯登(Kaston)弓。 这把弓是海飞兹亲自挑选赠送的吗?不是的!他曾清楚的叙述其财产只有瓜尔内里琴,而这把弓乃是由海飞兹财产会(Jascha Heifetz Estate)所捐出。

卡斯登弓本身是一把极为炫丽的弓,在黄金制成的握柄上(gold frog)镶有耀眼的猫眼石,并以华丽的雕刻在黄金握柄和弓头尖面板片(head-plate)上。我实在无法想象,像海飞兹这样一位极其高贵的大师,会炫耀这样一根俗丽的「木棒」(garish stick)。其他同样刻有H.K记号的弓,在海飞兹财产拍卖会上以美金7750元卖出,而海飞兹一把镶黄金的希尔弓只卖了美金1200元。

我极力收集专家的证言、照片,及个人的经历以介绍「“海飞兹”基德弓」(the“Heifetz”Kittel)的故事;喜欢聆赏海飞兹唱片的人,必能享受到这位「世纪小提琴大师」(The Violinist of The Century),使用其无价的瓜尔内里琴和基德弓演奏出来的稀世琴韵。

注:文章来自于投稿者

2016 年 3 月 6 日 阅读:(1,201)
Categories: 关于提琴 Tags:
博客作者:小提琴作坊 |  ©转载说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 |  原文地址:http://www.xtqzf.com/14350.html

『相关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关注博客公众号

广告